小花豹後半身被撕爛,自知活不了,拖著身體去草叢等死,看哭了

花樱 2022/11/12 檢舉 我要評論

莫蘇薇是一隻相當成功的花豹,它可以輕鬆爬上十米高的大樹,在獵物必經之路上耐心埋伏,一旦時機成熟,莫蘇薇就會在重力的帶動下,居高臨下地砸向目標,巨大的衝擊力會將被撲中的飛羚瞬間壓倒,沒有任何逃跑的可能,這種捕獵的手法快捷而高效,但對獵手的膽識和技巧要求極高,稍有不慎就會傷害到自己,每一隻掌握這種絕技的花豹,都是非常老練的獵手。

然而這些高超的本領並不是天生的,莫蘇薇一生經歷的戰鬥與苦難是她最好的導師,莫蘇薇佔有著一片食物豐富的土地,與兩隻幼崽平靜地生活在這裡,莫蘇薇的兒子提帕一直賴在莫蘇薇的領地裡,他對這裡的一切都很熟悉,絲毫沒有對自己的啃老行為感到羞恥。

現在莫蘇薇再也不能容忍他了,因為這只成年的雄花豹隨時有可能傷害到幼崽,莫蘇薇徑直走到了樹下,抬眼看著這個懶散的兒子,向他發出了最後的通牒,提帕也看出了母親殺氣騰騰的眼神,雖然現在他的體型已經比莫蘇薇大,但腦海中母親大人的威嚴此刻完全壓倒了他戰鬥的欲望,提帕根本不敢和莫蘇薇交手。

趕走不爭氣的兒子之後,莫蘇薇就要忙著狩獵,她必須抓到足夠大的獵物才能滿足自己和幼崽的需求,而花豹通常都是獨自捕獵,所以,如何找到一個可以接近獵物的方法,是所有花豹狩獵前都要思考的問題。

莫蘇薇來到一棵大樹前,四爪攀附住粗大的樹幹,身體像彈簧一樣竄入了樹頂,在這上面莫蘇薇可以很好的觀察獵物的動向,而且不會被發現,她將自己的身體隱藏起來,靜靜等待獵物自己送上們來。

這些飛羚只顧著吃草,完全沒有注意到頭上死亡的凝視,莫蘇薇瞄準好目標,仿佛從黑暗中竄出來的閃電,狠狠地將飛羚撞翻在地,驚惶的飛羚反應過來想要逃走,但是莫蘇薇的速度比它更快,飛羚的咽喉被瞬間咬住,片刻掙扎後就一命嗚呼。

狩獵成功的莫蘇薇叼著獵物藏在隱秘的角落,對于這位花豹媽媽來說,當務之急是要叫來自己的幼崽,在獵物被其他掠食者發現之前多吃幾口,這些小花豹還不會爬樹,飛羚的屍體被搶走是遲早的事情,果然,四處遊蕩的鬣狗訓著血腥味而來,莫蘇薇也只能退讓,乖乖將自己的戰利品拱手相讓,這是保全小花豹的最好方法。

然而無常的命運給莫蘇薇了當頭一棒,這天她如往常一樣捕獵回家,發現自己的巢穴附近有出現了鬣狗的身影,蘇薇感覺到了事情的不妙,她低聲呼喚著幼崽,卻只得到一隻小花豹的回應,小花豹一臉驚慌與不安,身上全是枯葉雜草,顯然經歷了一場生死逃亡。

就在鬣狗離開的地方,躺著另一隻幼崽的小小爪子,莫蘇薇對這些兇手毫無辦法,她只能將剩下的關愛都投入到最後的這只幼崽身上。小花豹需要更多的食物,只有小花豹真正成長起來,他才能擺脫被獵殺的命運。

莫蘇薇的兒子提帕並沒有真正離開,此時此刻,提帕悄悄地躲在樹葉中間,他正學著母親的方法捕食飛羚,仔細觀察、耐心等待,飛羚已經來到樹下,一切都如提帕的預料,不過這個毛頭小夥子忘記了一點,他的姿勢有點過于隨意了,以至于被地上的狒狒群給發現。

這些暴躁的狒狒不會給他一點面子,紛紛朝他包圍過來,提帕顯然打不過數量眾多的狒狒,被屈辱地趕下了樹,而這一切都被莫蘇薇看在眼裡,她還是給了提帕在領地上捕獵的機會,奈何這個兒子確實學藝不精,以至于會被狒狒發現。

莫蘇薇已經沒有心情去管他了,現在,她要去樹上碰碰運氣,莫蘇薇悄無聲息地爬上大樹,儘量不去驚動下面的飛羚,然後垂直著撲向了獵物,然而飛羚們經過狒狒的提醒早就有了防備莫蘇薇撲了個空,行動暴露的她被飛羚大膽地圍觀著,沒有機會的莫蘇薇罵罵咧咧地離開。

雖然沒有捕獲的任何東西,但小花豹對母親的歸來感到非常開心,自從兄弟死後,莫蘇薇的尾巴就成了他唯一的玩伴,疲憊的莫蘇薇需要儘快恢復體力,準備下一次的狩獵,小花豹在玩累了之後,也安靜的躺在母親的身邊,在新的巢穴中,這只小花豹不用再擔心自己的安全。

乾旱的季節到來,劇烈的陽光讓莫蘇薇每次捕獵都要消耗更多的體力,嚴酷的環境不僅讓樹葉消失,同時將弱小的飛羚淘汰,餘下的倖存者都是強壯機敏的存在。莫蘇薇的狩獵變得極其艱難,儘管她已經將自己隱藏得很好,也無法避免大量珍貴的體力都付之東流的局面,但莫蘇薇不敢有絲毫停歇,她再次爬上光禿的樹幹,尋找著下一次行動的目標,而在巢穴這邊,留守的小花豹正在獨自學習爬樹,這個技能對花豹來說非常重要,如果小花豹可以像母親一樣在樹上來去自如,就意味著他們母子再也不用擔心被鬣狗搶走食物,儘管有些害怕,但小花豹的每一步都走得異常認真。

在回家的路上,莫蘇薇遇到了兩隻胡狼正在覓食,她決定嘗試一下,如果成功的話,今天幼崽就不會餓肚子了,莫蘇薇專注的低伏身體,在被胡狼發現之前發動了攻擊,兩個同樣靈活敏捷的掠食者展開了較量,追逐短暫而激烈,胡狼的一個急轉擺脫了莫蘇薇。

時間已經到了傍晚,在外奔波一天的莫蘇薇回到了巢穴,她看到了難以置信的一幕,小花豹靜靜地趴在地上,但他的後腿卡在了樹縫之中,大片紅色的肌肉暴露在了空氣裡,莫蘇薇叼住小花豹的後頸將他提起,終于清晰地看到了整個傷勢,一個巨大的傷口幾乎要將幼崽整個後半身撕離身體。

在野外,這樣的傷已經是宣判了死亡,小花豹雙目緊閉,連叫喊的聲音都已經沒有了,他勉強在媽媽面前撐起虛弱的身體,然而後腿還是死死地卡著,莫蘇薇陪在幼崽的身邊,不停的安慰著他,小花豹努力回應著,像以前一樣輕輕撥弄著母親的尾巴,這是他最後一次這樣玩耍了。

不知過了多久,小花豹最終掙扎著將腿拔出,莫蘇薇看著下體癱瘓的幼崽無力回天,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小花豹走進了陰暗的草叢裡,選擇一個安然死去的歸宿,這或許是這個殘酷無情的世界,留給小花豹僅有的自由與權力。

然而不幸與痛苦總是在步步緊逼,消瘦的莫蘇薇在自己的領地上聞到了陌生的氣息,那是一隻年輕的雌性花豹,她比莫蘇薇更加強壯,而且剛好處在發情期,這只雌花豹順利地和領地的雄花豹交配,並順理成章地成為了領地的新主人,最後形單影隻的莫蘇薇默默消失在了這片土地上,沒有人知道她去了哪裡,蒼天白雲變換無端,唯有鐵木枯枝依舊猙獰。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