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年前一只狡猾的狼,偷吃了我200只鴨子,我帶著七個獵人上山了

aiya 2023/01/14 檢舉 我要評論

以前我收養過一只狗狗,養在小溪邊。我發現這只狗不喜歡叫,比較安靜老實。那段時間我養在水邊的鴨群老是丟是鴨子,我還以為是黃鼠狼干得呢,請了一位老獵人來幫忙抓黃鼠狼。他看到我門口的狗子,大吃一驚,對我說:那是一只狼和狗生下的混血狼,又叫貪狼。

正當我們準備把這只狼打掉的時候,它很狡猾,叼著鴨子跑上了山。老獵人很遺憾地對我說:「這種裝成狗在人類身邊生活過的狼,非常了解人類,一旦它加入狼群,沒能及時打掉,那就壞了……」

我趕緊把好酒拿出來,給老獵人倒上,求他幫我一塊打掉這只狼。老獵人端起酒碗,一口悶掉,抹了一把發灰的絡腮胡子,站起後來回踱步。走了幾圈,一轉身又坐在了椅子上,顯然他在猶豫。

看來貪狼這種東西太過厲害,連有幾十年老林子經驗的獵人都懷疑自己能不能斗得過它。我趕緊又給他倒上一碗酒,他端起來又是一飲而盡。一斤酒下肚后,老獵人說話都有點兒嘴巴發飄了,膽子也大了許多,他這才對我輕輕點頭應下了。

問他需要什麼東西,老獵人讓我去修理鋪,把他們修架子車報廢的大鋼珠給要回來些。對付貪狼,尋常的鐵砂不好使,要是一擊不死讓它逃掉,就會更加瘋狂地報復人類。

我趕緊去鴨圈里抓了兩只鴨子,用袋子提著,去街上找修車鋪的魯師傅。魯師傅看我拎著兩只鴨子給他送來,頓時臉上掛著疑惑的表情問我有什麼事情嗎?我給他簡單說了我的經歷,告訴他我想要一些報廢的大鋼珠。

魯師傅頓時轉疑惑為微笑,說了聲這個好辦,轉身到屋里拿出一個不帶蓋的四方木盒子,里面足有二斤報廢鋼珠,有些鋼珠上邊還粘有黑色的泥油。把木箱子一歪仰臉問我:「這些夠不夠用。」

這種大鋼珠比黃豆都要略微大些,比鐵砂可強太多了。我很開心地撐著袋子,魯師傅把廢棄鋼珠一股腦全倒給了我。我提著鋼珠回去,給老獵人一看,他有些不安的表情浮現出一絲笑容:「有了這些鋼珠就好辦多了。」

他說著就把手里的獵槍放下來,抓了十多顆大鋼珠填進了槍筒中,隨手把我用來鋪桌子的報紙扯下來巴掌大的一塊,三兩下就捏成了一團,堵在槍口,用細鐵桿把紙團壓到槍筒底部,用力頓了兩下。

我正想問他怎麼沒有裝火藥呢?他就端著槍快步走了出去,對著前邊的草叢略微一瞄,嘭一聲就打了過去。草叢中有個東西拱著草就往前跑了,兩邊的草葉還在左右擺動。

老獵人趕緊回到屋里坐下,一邊給槍裝填火藥和子彈,一邊對我說:「貪狼回來好一會了,一直在草叢中貓著呢,往這邊觀察半天了。」我頓時感覺頭皮一陣發麻,這只狼也忒膽大了些吧。

原來先前老獵人槍筒中裝填的都是小如米粒的鐵砂,鐵砂輕,打出去會飄,三十米外對狼來說基本上沒什麼殺傷力了。那片草叢距離這邊有五六十米遠,他怕走進一些狼就跑了,也不敢出去,看我把大彈珠拿回來了,就趕緊裝槍,沖那邊打了過去。

遺憾的是由于里面已經裝填有鐵砂了,又加了鋼珠,先前裝填的彈藥量就顯得有些少了,加上自己一端槍,那只狼就開始跑了,故而他果斷開槍了,也沒把狼打掉。

老獵人用十多秒鐘,急匆匆地把槍重新裝填好,沖我喊了一句:「拿上柴刀和我走。」然后它就跑到外面了,我趕緊把門后的柴刀撿起來,跳出門外,跟著老獵人就跑。

到了草叢中一看,地上有兩點血滴,于是我們倆就順著草叢被狼壓倒的痕跡往前走,到了前邊林子里,又看到幾點血跡。既然狼已經中槍了,那就趁它病要它命吧。遺憾的是我們倆在林子里找了半天,最終也沒發現那只狼。

一陣涼風吹來,這才發現太陽已經下山了,天快黑了,晚上遇到狼就更危險了,來的匆忙又沒帶手電,便趕緊和老獵人一塊往回走了。

到了小溪邊,遠遠就聽到水里的鴨子亂吵吵的叫,走過去一看,一片狼藉,水面上飄著三四十只死鴨子。老獵而哎呀一聲,氣憤地說:「先前我還說貪狼狡猾,怎麼能著了它的調虎離山之計呢。」

看著一河坡的死鴨子,我也懶得數剩下多少只鴨子了,趕緊從地上撿起一只死鴨子,看了看,發現都是被狼咬爛頭和脖子死的。最后我把鴨子都收拾一下,弄些松樹枝點燃,給鴨肉熏制一下,這樣就能保存起來慢慢吃了。

當天晚上我燉了鴨肉,準備給老獵人倒上酒,他一伸手給攔住了:「幫妳打貪狼,弄成這麼大損失,我沒臉喝酒了……」我說:「那有什麼啊,貪狼這東西太過狡猾了而已。」

在老獵人再三堅持下,最后我把酒瓶放到一邊,說了句酒早晚都是妳的,然后我倆放開吃了頓鴨肉。雖然很痛心,但是鴨肉著實是香。損失這麼多鴨子,老獵人開始一臉苦楚,最后看我沒心沒肺,一個勁地贊嘆鴨肉好吃,他也就釋懷了,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吃了飯,準備睡覺了,我有點不放心,把鴨圈里的鴨子趕到一個角落里,然后用木棍把鴨群圍起來,在上班蓋了個幾塊木板,又用石頭壓住,這才放心地去睡覺了。

快睡著了,外面下起了大雨,老獵人小聲對我說:「妳聽到外面有什麼動靜嗎?」我豎著耳朵聽,除了風雨聲還是風雨聲。他尷尬一笑說:「人老了,耳朵就不好使了。」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一看,鴨圈被狼掏了個洞,一圈的百十只鴨子都沒了。氣得我一腳把有些腐朽的木籬笆踹斷了一片,終于不用再操心鴨群了。

老獵人看著地上泥濘的足跡,覺得就是有七八只狼也不可能把鴨子全叼走啊,估計是貪狼把鴨群趕走了,這會兒去追說不定還能追上呢。

我和老獵人順著地上的足跡,往前走進了山林里,才走出三四公里,就看到前邊有一只狼趕著一群鴨子。狼一會兒往左走,一會兒往右走,堵住每一只想逃到兩邊林子里的鴨子。

那只狼全身黑毛,背上的毛色尤其黑得發亮,就是先前我當成狗養了快一年的混血貪狼,大概生它的母狗應該是黑色的吧,它才長得這麼黑。

老獵人和我一路跑過去,距離狼還有一百多米的距離,被它發現了。它叼著一只鴨子就跑進一邊林子里去了。我們也沒有去追它,知道它狡猾,跑得又快,追是追不上的。

趕著鴨群,我和老獵人一塊兒往回走。眼看就到木屋那邊了,突然聽到外圍山上有狼嚎聲。老獵人突然駐足停下了,愣了幾秒鐘,對我說:「咱們得趕緊走了,估計貪狼把狼群引過來了。」

對老獵人的話我還是很信服的,趕緊跟著他往前疾跑。剛跑出去兩三百米,就聽到后面狼嚎不斷,還有一陣亂吵吵的鴨叫聲。我一抬頭,看到后面空中飛著幾只鴨子,都是被狼群追趕得驚慌失措之下,使出洪荒之力飛了起來的體型偏瘦的鴨子。

幸虧剛才我們果斷離開了,要不就被狼群堵住了,在貪狼的鼓動下,狼群進攻我們的話,我們就完蛋了。可惜了我養的一二百只鴨子,竟然因為我把狼當成狗,一念之差,鴨子們全都沒了。

回去后,老獵人說咱們不能在這邊待了,得趕緊回村里去,找幾個獵人一塊打這只狼。走的時候,遠遠看著身后的木屋和籬笆圍起來的鴨舍,我的心在滴血。

到了村里,給幾個伯伯和叔叔說了我的經歷,我親叔說:「不是我說妳,老是愛收養一些流浪狗貓,這回妳吃虧了吧。」哎,當妳做錯事的時候,以前的善舉也可能被人拿出來批評了。

我大伯安慰我說:「娃,沒事的,等把這只狼打掉后,妳再探索自己的養殖事業。」我點點頭,也不敢多說什麼。最后幾個伯伯和叔叔都愿意幫我,大家把自己的獵槍都找出來了。

還有一個熊姓伯伯好幾年沒用獵槍了,為了幫我,他把封存已久的槍找出來,把上邊包裹著的黃油擦干凈,裝填了彈藥,對著院子里十多米外放著的罐頭盒子,嘭一槍把鐵盒子打得飛起半米高。

過去一看上邊有兩三個鋼珠穿透的彈孔,他連聲說:「可以,可以,用這種大鋼珠確實不容易飄散,打狼是沒有問題的。」

還沒有半分鐘呢,隔壁家十來歲的小孩子就跑過來了:「二大爺,妳又準備打兔子了吧,我可以吃肉嗎?」剛才試槍的伯伯哈哈笑他好吃嘴,對他說:「回家等著去吧,打著了讓妳吃肉。」

以前就聽說熊伯當過兵,槍法好,打獵是把好手,只是年齡大了,把槍收起來了。別人問他怎麼不打獵了,他會說打得獵物太多了,年齡大了知道生命不易,就封槍了。今天是要打貪狼,他才把槍又拿出來了,可見貪狼多招人恨。

加上老獵人,一行七個好把式的獵人跟著我,扛著槍就上了山。到剛才鴨群被狼襲擊的地方,除了一地鴨毛,狼早就跑光了。老獵人看這麼多人,他也就不擔心了,對我們說:「附近應該有狼穴,要不然也不會半個小時貪狼就能把狼群招來。」

看天色還早,大家一塊兒順著地上的狼爪印,往前走了五六里路,到了一片老林子邊上,看到了幾只小狼在林子里活動。我們幾個人趕緊躲了起來,然后又看到一只焦躁不安的母狼跑了過來。估計它嗅到了人和火藥的氣味,趕緊帶著幾只小狼進了老林子。

老獵人讓我們跟上這只狼,找到狼穴就能把狼群一網打盡了。大狼跑得快,小狼跑得慢,我們能跟得上。走了二里地,那只大狼老是回頭看,最后發現了我們,知道我們人多,來者不善,它就帶著小狼拼命跑。

我們也不躲藏了,就緊跟著它跑,不一會兒就發現了前邊有一大群狼,足有六七只。大眼一看,就發現那只黑背貪狼就在其中,地上還有一堆鴨毛,顯然它們在這邊吃過鴨子了。

大家看到了狼群,頓時槍聲四起,都瞄準那只貪狼打的,它應聲倒下了。還有兩只別的狼也被散彈波及到了,倒地不起。別的狼一看這架勢,都跑掉了。

他們站在那里,連三趕四地重新裝填彈藥,我拿著柴刀過去檢查了一下,看到這只黑背貪狼就是先前我當成狗養大的那只,大家這才放心了,都說幸虧這麼順利就把它打掉了,要是讓它跑掉了指不定帶來多大的禍患呢。

回去的路上,我有點困惑,這只貪狼也沒那麼狡猾嘛,吃了兩百只鴨子就被打掉了。幾個年齡大的伯伯說:「妳小子運氣好,民國期間我們這邊出過一只貪狼,吃了十多頭牛才被打掉,遇到那樣的貪狼,妳就挨罵了,不哭才怪呢。」

聞言驚訝得我都說不好話了,口吃得厲害:「那只貪狼,它…它最后怎麼樣了?為啥以前沒聽妳們說過啊。」大家都說那段經歷太憋屈了,都不愿意提,讓我問老獵人就知道了,那只貪狼就是他養大的。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老獵人初次見到我養的狗子,它一眼就看出這是一只貪狼。我追著老獵人,讓他給我講講那只最狡猾貪狼的事兒,老獵人說他不想說。過了一會兒我又追問他,還保證請他喝酒,老獵人還是說他不想說。

到了村口,大家把狼肉分了,準備就此別過了,我看老獵人要回他們村了,我又追問他那只吃了十多頭牛的狡猾貪狼的故事,老獵人說:「別問了,倒是可以講,那得看點贊多不多[憨笑]。」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