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克服高寒缺氧,跨越千里產仔,卻因身上的「軟黃金」差點被滅絕!

aiya 2022/10/26 檢舉 我要評論

可可西里的無人區,因為低氧的地理環境與極大的晝夜溫差,被稱人類的禁區,遠離了人類的影響,這里是無數野生動物的天堂。

然而,與如今靜謐的模樣不同,上個世紀80年代初到90年代中,可可西里曾發生過一場因偷獵引發的浩劫,其中最為凄慘的就是藏羚羊。

藏羚羊身上的「軟黃金」

藏羚羊生活在高寒地區,但是卻并不像同為高原物種的野牦牛一般,有著厚實到拖到地上的毛發。 相反,它們的毛發看起來并不長,但卻有著極強的保暖效果。它們背部紅棕色的毛發利于吸收太陽輻射,腹部的白色的皮毛又能反射地表的寒氣。

但最為關鍵的是它們體表的一小層細密的絨毛,能讓它們在零下40℃的天氣中,仍舊自如活動。

這層羊絨纖維非常細密,直徑大約在10微米左右,相當于人類頭髮直徑的1/5,是世界上最輕最軟的羊絨,彈性好且保暖性能極佳,被稱為「羊絨之王」。每只藏羚羊身上也只有100多克的絨毛。

用藏羚羊的絨毛制成的披肩被稱為「沙圖什」,保暖性能極佳的同時,還輕薄如紗,能夠從小小的指環中穿過,固又被稱為「戒指披肩」。

上個世紀80年代,沙圖什在西方國家成為了財富地位的象征,一條價值高達五千到三萬美元。藏羚羊的絨毛因此也被稱為「軟黃金」。

戒指披肩

商人們謊稱這些絨毛收集自藏羚羊每年夏天自然脫落的絨毛,但事實并非如此, 瘋狂的盜獵者們為了最大限度地賺取金錢,選擇槍殺那些遷徙路上的雌性藏羚羊,對它們進行現場剝皮,場面殘忍無比。

這些藏羚羊肚子里還懷著幼崽,或者剛剛生下幼崽準備返程,卻因為偷獵者永久地失去了自己的生命, 而還沒長出細絨的小藏羚羊只能在母親的尸體旁,最終因饑餓和寒冷死去。

藏羚羊在上個世紀時數量超過一百萬只,因為被偷獵者們大肆屠殺,短短十幾年內數量就下降到了幾萬頭,只有原先的十分之一不到。

而且偷獵者們更是瘋狂到對西藏的保護者們動手。1994年,青海省治多縣的縣委副書記杰桑·索南達杰為了保護藏羚羊,在可可西里無人區與偷獵者們發生槍戰。

當人們找到他時,他仍然保持著換子彈的姿勢,被凍成了一具冰雕。為了紀念他,青藏公路的邊上建立了可可西里最早,也是最知名的保護站:索南達杰保護站。

索南達杰的紀念碑

一條女士的沙圖什披肩,需要三只藏羚羊身上的絨毛,而一條男士的披肩,則需要五只藏羚羊的絨毛。可以說每一條披肩上,都沾滿了洗不去的罪惡與鮮血。

不過在國家的大力打擊之下,可可西里無人區已經連續13年未曾發生過盜獵案件了,藏羚羊的數量也恢復到了7萬多只,全國的藏羚羊總數已經恢復到了30萬只左右。

高原奔跑冠軍

在中國的另一片無人區羌塘草原上,兇猛的野牦牛、呆萌的藏野驢、還有靈巧的藏羚羊被共同稱為「羌塘草原三劍客」。

在「三劍客」中,藏羚羊毫無疑問是身材最為嬌小的,體重大約只有45到60公斤左右,只有藏野驢的幾分之一,更別說和體重以噸來計算的野牦牛相比了。但藏羚羊卻也有著自己的優勢。

藏羚羊的肺部明顯大于其他的高原動物,它們的鼻腔也十分寬闊,每個鼻孔里還有著1個小囊,能幫助它們吸入和儲存氧氣。

它們的循環系統也非常特殊,人類心臟只占體重的0.5%,而藏羚羊的心臟占據了體重的3%,藏羚羊血液中的血紅細胞是人類的三倍,差距十分明顯。

嬌小的身材讓它們的動作十分靈活, 在它們四肢上方的皮下,還各隱藏著四個氣囊,在藏羚羊奔跑時,這個4個氣囊會鼓脹起來,朝著后方噴出大量氣體推動著藏羚羊向前移動,可以說是真正的噴氣式前進,這也是它們在高原上依然能敏捷奔跑的原因之一。

因此, 即便是在缺氧的高原環境下,藏羚羊的奔跑速度能夠達到80公里每小時,而且它們的耐力非常優秀,能夠連續奔跑幾個小時,各種閃轉騰挪更是熟練無比,是高原上當之無愧的奔跑冠軍。

雄性的藏羚羊頭頂還長著鋒利筆直的長角,長度一般在60厘米左右,如同兩把寶劍。兩只長角十分勻稱,從側面看去,就像只有一只角一樣,僅在末端稍微有些彎曲,所以藏羚羊也被叫做「獨角獸」或「一角獸」。

「變臉」的藏羚羊相互角斗

從某些方面來說,「三劍客」中,唯有藏羚羊是最有「劍客」感覺的一個。 每到繁殖季節,雄性藏羚羊的面部和四肢就會逐漸變黑,雄性的藏羚羊會劃分自己的領地,如果有其他的雄性藏羚羊入侵領地,那麼一場大戰在所難免。

雄性藏羚羊之間的戰斗

修長而鋒利的羊角就是它們最好的武器,兩只藏羚羊會低下頭,用羊角相互戰斗,你來我往,塵土飛揚,看起來十分激烈。 稍不留心,就有可能被對方的「長劍」在身上戳個血窟窿,每年都會有藏羚羊在爭斗中被刺中身體,刺穿內臟身亡。

不過,這只是少數情況,只要沒有打紅了眼,藏羚羊的戰斗往往是「點到為止」,免得受傷之后,被狼群這樣的食肉動物趁虛而入。 勝利的藏羚羊將擁有10到20只雌性藏羚羊,花費二十多天完成繁衍的任務。

在進入夏季后,懷孕的雌性藏羚羊就會開始遷徙之旅,跨越千山萬水趕往卓乃湖和可可西里湖一帶。而雄性的藏羚羊則不會參加這次遷徙,而是離開羊群,四處游蕩。

藏羚羊的遷徙之謎

藏羚羊的遷徙是地球上最壯觀的三種有蹄類動物大遷徙活動之一。不過, 藏羚羊的遷徙要更加的特別,它們仿佛算準了日期與距離一般,不同地區的藏羚羊出發日期和方向都不盡相同,最后卻能一起抵達目的地。

它們不會如同非洲角馬那樣先匯聚成一大群,奔跑著驚動整個草原。 藏羚羊的遷徙是平靜無聲的,甚至它們的活動也與平時沒什麼區別,走走停停,躲避著野狼和棕熊等天敵,堅定的朝著心中的那個方向走去。

只有從高空俯瞰才會發現這一奇觀: 三三兩兩的藏羚羊們如同小溪匯聚成河流,河流匯聚成江海一般,逐漸匯聚成一個數量上萬的龐大種群,最終抵達它們共同的目的地——卓乃湖和可可西里湖附近,藏羚羊們會在這里產下自己的孩子,所以這些地方也人稱為藏羚羊的天然產房。

遷徙的藏羚羊群

藏羚羊的幼崽在誕生之后的幾個小時內就能站立行走,隨后便會跟隨母親踏上返回棲息地的道路。 這場遷徙儀式來回的距離大約在數百,甚至上千公里。

根據多年的衛星監測顯示,「天然產房」并不像我們想象的溫暖舒適, 藏羚羊們不遠千里來到這里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卓乃湖

動物學家們提出一個猜測,認為這是一種「集體記憶」,意思是 藏羚羊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麼要遷徙,只不過世代如此,小藏羚羊在長大后也會順理成章的認為自己應該遷徙。而一些沒有去過產仔地的藏羚羊,在懷孕后就不會遷徙,形成不遷徙的種群。

還有一種說法是, 藏羚羊們匯聚到一起生子,它們的天敵即使來到這里攻擊藏羚羊,即使逃不了,也不至于造成太多的傷亡。但這種習性能擋得住野狼和棕熊,卻擋不住貪婪的偷獵者們,反而導致它們成為了偷獵者的槍下亡魂。

好在, 在中國持之以恒的保護與對偷獵的嚴厲打擊之下,籠罩在青藏高原上的硝煙,也終于散盡,重新變得寬廣而寧靜。藏羚羊的數量得到了恢復,保護等級從瀕危降到了近危。不過,上個世紀的慘劇依然時刻提醒著我們,對于藏羚羊的保護不能松懈。

參考資料

《探索藏羚羊的秘密》 白楊

《藏羚羊:青藏高原的驕子》 邸志鷹

《藏羚羊遷徙之謎》 任紅雨

《高原上的精靈——藏羚羊》 劉紅茹

《可可西里:藏羚羊的故鄉 》 劉立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