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馬拉雅山發生怪事,絕跡40年神秘生物閃現!科學家為何憂心忡忡

aiya 2022/11/22 檢舉 我要評論

喜馬拉雅山近來發生了一件奇事!去年年初之際,一個早已滅絕四十余年的生物,竟然突然重新出現,令科學界都極為驚嘆;可是正當眾人以為,死而復生的生物重出江湖,是自然環境逐漸改善的良好征兆時,環境專家卻深表擔憂:此種物種的忽然閃現,對于整個人類而言,似乎并非什麼好事。

隨著這種動物的再次出現,我們賴以生存的家園,極有可能因此而發生巨大變化。這究竟是怎樣的一種動物呢?為什麼會產生如此大的影響力呢?專家的擔憂到底是杞人憂天?還是擁有絕對的科學論證呢?

這個被環境學家感到頭疼不已的物種,就是曾經叱咤喜馬拉雅山巔的尼泊爾云豹!或許不少朋友還是第一次聽聞這種動物,云豹屬于貓科動物中,體型比較小的一個種類。

其身長大約在七十厘米至一百一十厘米之間,尾巴長度可以長到七十厘米到九十厘米,而重量差不多為三十斤至八十斤之間。云豹全身毛發以深棕色為主,在腹部兩側還分布著諸多類似云彩狀的斑紋,故因此而得名。

而在斑紋的周圍,還環繞著一圈黑色,中心區域則是暗黃色,與龜背上的紋路十分相似。如此絕美的顏色搭配,構成了自然界的天然偽裝,更有利于捕食與生存。今天就讓冷冷月帶領大家,一同探秘神奇的尼泊爾云豹,接下來即將步入正題!

云豹具有相當出眾的攀爬能力,它擁有矯健而粗壯的四肢,又具有幾乎與身長相等的粗壯、修長的尾巴;正因為如此,云豹極少在地面活動;倘若在樹上能完成一系列動作,那麼它就絕對不會輕易跳到地面。

即便是日常捕食活動,也大部分會在樹上完成;由此可見,云豹對樹木具有非常高的依賴性。此物種顱骨狹長,眼眶距離十分狹窄,成年云豹頭顱長度可長到十六厘米至十九厘米;獨特的頭骨結構,使得云豹擁有將近三百六十磅的咬合力,足以讓獵豹和雪豹甘拜下風,也令許多中小型獸類聞風喪膽。

云豹最具特色的便是它的牙齒,犬齒與臼齒所隔間距、縫隙較大;不僅極為鋒利,而且長度也無可比擬,堪稱如今貓科動物之最。云豹顱骨與牙齒的這些特點,與遠古生物劍齒虎十分相似;為此不少專家認為,此物種應當屬于劍齒虎后代,所以又被稱作「小劍齒虎」。

云豹屬于獨居動物,白天喜歡在樹枝上或者巖洞里潛伏,待到黃昏時分便出來尋找食物,直至黎明時分才回去休息。云豹的食物來源除卻猴子、松鼠與鳥類之外,還喜歡捕捉山羊、野兔等哺乳動物。

該生物雖然體積較小,但是卻具有相當大的殺傷力;如果遇到小野豬、小鹿等體積稍大的動物,云豹也敢于一戰;憑借咬合力優勢、速度優勢,在獵物還未反應過來之時,便可將其喉管咬斷,迅捷且高效地完成捕食活動。

要知道,盡管云豹名字帶有「豹」字,但它卻不屬于豹類物種,而是單獨屬于云豹種類。云豹屬下面還有尼泊爾云豹、巽他云豹、云豹指名亞種與台灣云豹四個種類。而此次在喜馬拉雅山上發現云豹,便是昔日繁盛一時的尼泊爾云豹。

其主要分布在我國和尼泊爾的交界處,大約生活在海拔為兩千多米的雪山之上。尼泊爾云豹有時也會跑到山下牧民家中,偷吃雞、鴨等家禽;不過這種云豹也有失足時刻,被牧民捕捉后拿到市場上進行售賣。

基于尼泊爾云豹身上漂亮而特殊的云狀花紋,為此還吸引著不少顧客注意。久而久之,越來越多的人發覺,這種云豹不但皮毛色澤鮮亮光澤,而且手感順滑舒適,似乎有著其他妙用。既然尼泊爾云豹生存能力如此厲害,那麼它又是怎麼走上滅絕之路的呢?其實答案很簡單,可謂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由于這種動物生活于高寒地帶,為適應嚴格的自然環境,逐漸進化出厚實而優質的皮毛,可以保障云豹免于受凍;不過人類的貪婪由此而凸顯,好看而柔軟的云豹皮毛,具有極為優越的保暖性能,堪稱制作皮大衣的上等原料。

與此同時,尼泊爾云豹的骨骼等其他身體部位,又被媒體或個人冠以入藥之名,據傳有著包治百病的奇效,擁有極高經濟價值十分高。隨著時光漸行漸遠,此種云豹的皮毛、骨頭的價格,不斷被一些奸商肆意哄抬;使得不少人從中看到蘊藏的巨額利潤,為此不惜鋌而走險遠赴喜馬拉雅山。

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世界各地的偷獵者,不遠萬里抵達尼泊爾邊境,從而登上喜馬拉雅山,開始對尼泊爾云豹進行血腥捕獵。原本雪山之中環境惡劣,使得這里的云豹數量本就十分有限。

不曾料想,眾多勢利而狂虐的偷獵者,在貪心與利益的驅使下,瘋狂地對云豹大肆屠殺,讓該物質的數量急劇驟減。之后越來越多的偷獵者出現,嚴重威脅著尼泊爾云豹的生存。據當地人表示,平均每年都有一百多只尼泊爾云豹慘遭獵殺。

更讓人痛心的是,伴隨社會的向前推進與發展;人們為了發展城市經濟,恣意砍伐與破壞大片森林,令云豹的棲息地逐步縮小。可憐的尼泊爾云豹,即便有幸躲過獵人的獵槍,也無法避免因食物匱乏、家園被毀而亡。

在此過程中,不少尼泊爾云豹在饑腸轆轆時,甚至饑不擇食,誤食有毒食物而中毒身死。在接下來的幾年時間中,這種云豹數量變得更加稀少,直到徹底絕跡雪山。其實在偷獵盛行的那幾年,尼泊爾云豹數量的驟減,曾引發世界各國的關注。

為此許多國家都明文禁令規定,不允許任何人捕殺與交易云豹;不過喪失心智的偷獵者,依舊我行我素,對于尼泊爾云豹實施趕盡殺絕之舉;至此以后,這種物種再也難覓蹤跡,似乎已經從世界上消失不見。

然而在去年年初之際,相關專家曾在喜馬拉雅山上,放置有一台紅外環境監視器;始料未及的是,居然意外抓拍到了尼泊爾云豹的身影。尼泊爾云豹的此次突然現世,距離昔日外界首次宣告其滅絕,早已過去四十余年。

如果不是這種云豹意外現身,許多人似乎還不曾知曉,地球上竟然還存在這種神奇物種。伴隨云豹再次出現的消息廣為流傳,不少人心底都非常欣喜;該物種的再次歸回,似乎屬于一件可喜可賀之事,預示著喜馬拉雅山周圍環境,已經逐漸恢復正常,足以滿足此種云豹的生存需要。

可是與普通人感受大相徑庭的是,環境專家卻表現得憂心忡忡;專家無比擔心地表示,尼泊爾云豹的出現未必的一件喜事,反而有可能是不好事件發生的征兆。環境專家為什麼會有這種驚人言辭呢?其實專家這種憂慮,與尼泊爾云豹本身并無關聯;主要因素在于,這種動物驚現的地點極為反常,讓專家不得不提高警惕。

正如前面內容提及,尼泊爾云豹昔日主要生活在,海拔約兩千米的喜馬拉雅雪山上;在這片茫茫雪山上,它們已然生存了許多年;讓人倍感不可思議的是,此次發現的云豹生存環境卻大有不同,這些動物已經遷往海拔三千五百多米的更高處。

比之前生活的地段,足足提高至少一千五百米。眾所周知,動物們為了適應生活環境,需要經歷幾百年、甚至更長時間去進化;在此種情況下,各物種便會安心生活在各自領域,不會輕易改變之前習慣。

正如淺海魚類無法在深海生存,陸生動物不能在海中生活一般;動物無法像人類一樣,可以使用多種工具與方式,由此而適應各自極端環境。據此可以知曉,動物們對于自身棲息之所極為在意,沒有遭遇突發情況下,決然不會自己熟悉的生活領地,繼而轉移到其他陌生環境中。

除非昔時所處環境發生無可逆轉的變化,或是難以繼續生活的情況下,才會被迫尋找新的生存環境。而尼泊爾云豹亦是如此,它們不會無緣無故將早已適應的棲息地,向上提升到一千五百多米的區域。

或許有朋友會解答,云豹之所以遷徙家園,是為了更好躲避偷獵者的大肆捕殺。當然這個理由似乎容易讓人接受,不過環境專家卻還有更深層次的考慮;真正讓他們細思極恐的是,尼泊爾云豹當初的棲息地環境正在改變,溫度難以控制地不斷升高。

為尋找更加適合繁衍生息的溫度與環境,這種云豹才迫不得已向上遷徙。環境專家如此憂慮并不是空穴來風,根據相關調查顯示,與四十多年前相比,喜馬拉雅山地區的溫度,早就在不知不覺中上升了將近六攝氏度。

翻閱一些資料可知,尼泊爾云豹在雪山上面,已經生活了上萬年時間;為更好適應生存環境、有效保護自己安全,為此進化出了厚實而溫暖的皮毛,足夠抵御天寒地凍的雪山環境。倘若未來某一天,所處環境突然升高之際,人類尚且可以通過減少衣物、利用空調、風扇等方式進行降溫。

然而尼泊爾云豹的皮毛,卻無法與人類衣服一樣隨意增減。所以為避免體溫過高影響生活、有效獲取食物與保障更好生存狀態,尼泊爾云豹只好向更冷的山頂遷移。殊不知,溫度會隨著海拔升高而逐步降低;海拔每上升一百米,溫度便會下降大約零點六攝氏度。

而此時尼泊爾云豹的意外現身、反常遷徙的行為,正是全球變暖影響生物生存的縮影,也是大自然在對人類敲醒警鐘。對于全球變暖這個話題,想必朋友們早已有所了解;這種可怕的現象,不僅是如今世界各國時常談論的話題,也是環境惡化導致的氣候現象。

人類自進入現代化社會以來,鱗次櫛比的多種類型的工廠廢氣、交通工具尾氣的排放等,使得地球上空氣污染嚴重,甲烷、一氧化碳等有害氣體濃度愈來愈高。工業革命前夕,地球上二氧化碳總濃度為二百九十一PPM;隨著全世界科技進步、經濟飛速發展,在創造社會價值的同時,是以犧牲潔凈空氣、彌散各自污染氣體為代價。

此時地球上的二氧化碳濃度,早已經上升到四百一十七PPM。可怕的是,伴隨二氧化碳的濃度的不斷提高,最直接的表現就是溫室效應逐漸積累。在這種因素的影響下,地球表面所吸收、發射的能量日益失衡,致使能量不斷聚集累、氣溫開始升高,最終造成全球氣候變暖的危機。

調查相關研究數據知道,與工業革命時期相比,如今全球溫度已然提升大約一攝氏度。盡管對于人類而言,環境提升一度在體感上,似乎并沒有什麼特殊感觸,可是對大自然環境的影響卻是極為深遠;全球氣溫升高之時,會直接導致兩極冰川融化,繼而使得海平面逐步上升,讓世界諸多沿海城市面臨巨大隱患。

不少環境專家預測,如果未來某一天兩極冰川全部融化,海平面將會直接上升七十多米,屆時世界上還會剩余多少城市呢?依照權威機構統計知道,自20世紀以來,全球海平面竟然已上升了十厘米至二十厘米。

照此速度持續惡化,在不久的將來,不少風景優美的旅游圣地便會永沉大海,首當其沖的便是迷人的馬爾代夫群島;不少人都無比憂嘆,景致宜人的馬爾代夫,或許將變成一個永恒而美好的回憶。

俄羅斯《獨立報》也曾發消息稱,環境長此以往持續惡化,等到2100年之時,美國將有一千四百多個城市或被淹沒。溫室效益不但可以融化冰川、提升海平面,而且還會造成全球高溫。早之前曾有媒體爆料,北美多地高溫天氣持續不降;尤其是科威特境內,氣溫竟然高達七十三度,創下有史以來最高氣溫記錄。

而美國夏天時節的最高溫度,也達到五十四點四攝氏度,不少人都因高溫而失去生命;據悉僅俄勒岡州、華盛頓州兩處地區,死亡人數也多達兩百多人。不僅如此,全球其他多個地區,也因為突然出現的高溫天氣,使得不少民眾而失去生命。

凡此種種慘痛的案例,無一不在證明,全球氣溫上升已然威脅到人類自身的安全。除此之外,溫室效益的日益嚴重,對于生活在兩極的物種而言,無疑是最為致命的噩耗。氣溫逐漸升高,將會導致冰川迅速融化,讓許多生物失去生存家園。

其中影響最大生物,當屬生活在北極地界的北極熊。眾所周知,北極熊是生存在北極圈冰層覆蓋水域,唯一一種大型肉食類動物,亦是世界上最大的陸地食肉動物;此種熊類又被叫做「白熊」,身形壯碩而剽悍,肩膀高度可以達到一點五米;成年北極熊軀體長度可達二點五米,體重大概處于三百千克至八百千克之間。

此熊屬于十分優秀的游泳能手,能夠在極廣泛范圍內捕獵食物,堪稱最強肉食性物種之一。北極熊對于肉食極為鐘愛,百分之九十八點五的食物都是肉類。此熊種主要捕獵海豹,甚至諸如海象、白鯨等更大物種。

另外北極熊也會捕獲魚類、海鳥、小型哺乳動物等,倘若特別饑餓事,有時后也會覓食腐肉。每當夏季臨來之際,北極熊也會補充漿果與植物根莖。而在春末夏臨季節,它們還會從海邊獲取海草來充饑,由此攝入身體所需的礦物質、維生素等物質。

可是即便如此強大的物種,因為遭受全球變暖的影響,以及北極冰川的大量融化,導致生存空間變得愈發狹小。雖然北極熊比較擅長游泳,可是卻并不能長時間呆在水中。作為陸地大型生物,北極熊主要生活地點依然屬于冰川上面。

再加上千百的不斷進化,使得北極熊身披雪白色厚實的皮毛,早就和冰川環境完美融為一體。在冰川的巧妙掩映下,北極熊可以輕而易舉地捕獲食物。然而如果冰川逐漸融化,北極熊便很難再捕獲到食物。

現在不北極地區的不少北極熊,似乎已經陷入生活困境之中;冰川逐步消失以后,獲取食物的難度日益加劇;在食物缺乏的情況下,北極熊已經無法與以前一樣,囤積充足的脂肪進行冬眠。

一些環境學家描述,無可奈何之際,越來越多的北極熊,不得不拖著疲憊瘦弱的身體;開始進入人類活動區域,通過翻找垃圾桶來尋找殘羹剩飯。最讓人心驚的是,威脅北極熊生存的制約因素,除了冰川消融、食物缺乏以外,還有可能與另一種強悍競爭對手相遇。

這種體型龐大、足以與北極熊爭雄的物種便是灰熊,灰熊本應該在南方溫暖地帶生活,此前與北極熊并未出現交集,為什麼它們會忽然向北遷移呢?依照當地居民講述,從未有過的灰熊近來卻頻繁出現,似乎很快就會和北極熊產生交集。

本來八桿子打不到一處的兩個物種,居然即將出現交匯局面,此種情況顯然十分詭異;造成這樣的根本原因,還是在于氣溫問題。一般情況下,北極地區在八月份時,便會進入極為寒冷的嚴寒時節;然而這種季節性凍結,卻意外推遲了兩個多月。

專業人士據此分析,在未來的某一時刻,這種季節性凍結氣候,極有可能會伴隨氣溫的升高而逐步消失;凍土層消失之后,會被其他綠色植物所覆蓋,從而將土生植物生存空間被擠壓,緊接著也會讓動物生活狀態發生改變。而在北極地區氣溫升高的過程中,灰熊便趁機侵占大片生存空間,由此極大威脅到北極熊的生存。

北極熊原本在冰川的庇護下,可以順利在海中捕獲獵物;然而隨著冰川的不斷融化,北極熊捕獵愈加困難重重;為此只好在陸地上尋找其他食物,將無可避免地與灰熊產生競爭關系。本來北極熊與灰熊體積相當,若要以性命相拼,未必會落于下風。

但是北極熊卻存在一處致命弱點,這究竟是什麼弱點呢?其實每年北極熊產子時期,正好就是灰熊結束冬眠期、急需食物的時候;屆時剛出生的北極熊幼崽,極有可能成為灰熊補充能量的最美食物。

如此一來,此種危險境地,將對北極熊的繁衍生息帶來致命打擊。還有另一個比較棘手的問題便是,北極熊與灰熊屬于同一類別,無法排除日久生情、誕下全新物種的可能。伴隨新生物種的出現,不確定會不會影響這兩種生物的基因,或許將是大自然面臨的嚴峻考驗,也是人類所必須面對的嚴重問題。

綜上所述,為避免未來發生難以預料的災難,人類必須及時醒悟,盡快讓生態圈回歸到正常狀態。此次尼泊爾云豹的閃現,似乎是在提醒世人要愛護環境、珍愛動物,不要再為一己私利而破壞自然法則,否則最終受侵害的便是人類自己。對此你有什麼看法呢?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