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也會打仗了?非洲黑猩猩部落「群雄割據」,殺害同類毫不手軟

aiya 2022/11/18 檢舉 我要評論

一開始,人類認為黑猩猩是一種「性情溫順」的「素食動物」。可是通過珍·古道爾長達半個世紀的觀察和研究,她發現事實并非如此。

在非洲貢貝溪畔的黑猩猩會通過制作細長的樹枝,沾上自己的口水,伸進螞蟻洞中沾螞蟻吃。而且,它們還會使用樹枝制作的各種工具,來攻擊獵物甚至同類。并且它們會用極其殘忍的方式殺死獵物,扯下它們的四肢分食。更「離譜」的是,黑猩猩還會像人類一樣,分化出各方勢力,各自角逐。

如今已經88歲的古道爾,總是會回憶起發生在貢貝溪畔國家公園的那場戰爭。這是1974年至1978年間發生的一場「猩球大戰」,可是其血腥程度卻絲毫不亞于人類戰爭,以至于「每每回憶起那場戰爭的細節,都會做噩夢」。

事情的起因還得從1974年說起。

這天,非洲叢林的氣候和往常一樣悶熱而潮濕,一頭名為迪戈的黑猩猩外出覓食感到十分口渴,然而當它蹲在小溪邊用手舀水喝時,危險卻在悄然臨近。一只塊頭比迪戈大一圈的黑猩猩,正從身后小心翼翼地踏著石塊接近它。

可憐的迪戈,對即將到來的危險一無所知。只見那頭黑猩猩,越靠越近同時高高舉起一只手臂,剎那間,向迪戈揮去。下一刻,迪戈永遠失去了意識。迪戈的死亡,引發其族群——卡瑪哈族內部強烈的不滿。

由此,卡瑪哈族為了完成迪戈的復仇,與「殺猩犯」所在的新卡薩克拉族,展開了一場長達四年的戰爭。

貢貝黑猩猩的四年戰爭

盡管戰爭的爆發是在1974年,但是這場「浩劫」,早在1970年就埋下了禍根。原本,一個被命名為「卡薩克拉」的黑猩猩種族,團結在「老國王」利基的領導下,過著和平安寧的生活。

但是,看似和平安寧的猩猩王國卻是暗流涌動,各個幫派勢力正在分化部族,積蓄力量,只為繼承老國王的「皇位」,期間各種爭奪食物的小矛盾時有發生。而這一切都在「老國王」利基辭世后,愈演愈烈。

在利基死后,盡管新任的首領漢弗萊年富力強,但是因為缺乏「政治根基」,它并不能讓族群中的所有猩猩信服,由此產生了另一股勢力——查理兄弟領導的南方卡瑪哈族,簡稱哈族。而漢弗萊也不甘示弱,樹立起北方的新卡薩克拉族與之對峙,簡稱新卡族。

由此,貢貝公園里的黑猩猩們,進入了「諸侯割據」的時代。

由于漢弗萊和查理兄弟的矛盾日益激化,新卡族和哈族之間的摩擦也從一開始對食物的爭奪,上升到了「戰爭」級別。1974年1月7日,來自新卡族的6只成年雄性黑猩猩,有「預謀」地殺死了哈族成年黑猩猩——迪戈,成為這場長達四年戰爭的「導火索」。

當日清晨,單獨外出尋找食物的迪戈,在溪水邊喝水時,被來自新卡族的6只黑猩猩發現,它們當即展開陣勢,分為兩組,一組負責直接殺死迪戈,另一組分布在外圍,準備一擊不成之后,再次發起進攻。

由于迪戈完全沒有戒備,再加上雙拳難敵四手,新卡族的黑猩猩們輕易就殺死了迪戈。迪戈的死訊傳回哈族,引發了全族上下的憤怒。不過敵人雖然可恨,也需要三思而后行。

因為從戰力對比來看,哈族完全不是新卡族的對手!珍曾經做出一則統計,1974年1月,新卡族擁有8只成年雄性和12只成年雌性,而哈族只擁有7頭成年雄性和3頭成年雌性。由于年幼的黑猩猩們,不具備戰斗能力,因此并未納入當時的統計。

戰爭的過程,充斥著血腥與殘酷。作為主力的雄性黑猩猩,會直接對攻擊對象進行撕咬,力量強大的一方會直接扯下另一方的皮膚。被圍殺的黑猩猩,甚至還要被其它猩猩「徒手摘除」生殖器。

古道爾甚至親眼見過,一頭黑猩猩在擊敗對手后,撕開對方的胸口,直接用雙手捧出鮮血喝下,其殘忍程度絕不亞于某些滅絕人性的人類種族了。在「和平時期」,成年雌性主要負責「相夫教子」,但在「戰斗模式」下,「女兵」上戰場的情況也時有發生。

由于新卡族在戰斗力方面「壓倒性」的優勢,直到1978年末,貢貝溪畔卡瑪哈族的7頭成年雄性黑猩猩被全部消滅,就連幾頭幼年黑猩猩都沒有幸免。至于三只母猩猩,一只死亡,一只失蹤,一只被擄回了新卡族。至此,為期四年的「南北大戰」終于結束。盡管,這場戰爭以哈族的失敗告終,但黑猩猩之間的戰爭,卻還沒有結束。

擊敗哈族以后,休養生息了3年的新卡族,這次將面對的敵人是稱霸南方的另一股勢力——卡蘭德族。卡蘭德族的成員更多,它們將新卡族打得節節敗退,甚至連首領漢弗萊,也在亂戰中遭遇幾名猩猩的針對,最后被刺殺身亡。經此一役,新卡全族向北方萎縮,而卡蘭德族則成為了貢貝溪地區真正的「全境守護者」。

古道爾認為,「黑猩猩之間的沖突,完全符合人類對戰爭的定義」。黑猩猩們會使用偷襲、預謀等一系列手段,達到擊敗對手的目的,從中搶奪食物、領土甚至人口。黑猩猩的「暴行」,不是偶發事件,而是一場又一場有意圖的作戰計劃。

是什麼支持了猩猩的戰爭行為?

黑猩猩主要分布在赤道周圍的非洲地區,明尼蘇達大學曾經就黑猩猩的戰爭行為,做出了一系列觀察。由科學家帶隊,調查小組走訪了18個猩猩族群,走訪期間,有152頭黑猩猩死亡,致死原因中「死于同類攻擊」的機率,居然高達70%。

有人認為,黑猩猩之間的暴力戰爭,歸咎于人類對其領地的占據。但是,這種說法根本站不住腳,因為在位于烏干達的基巴萊國家森林公園中,無論是植被、面積、生物種群都非常適宜眾多黑猩猩生存,但是該地區的「猩猩戰爭」依然時有發生。

從來自耶魯大學,針對黑猩猩的調查中,我們還可以發現,基巴萊國家森林公園中的黑猩猩不僅攻擊同類,它們還會有計劃的獵殺疣猴來食用,這一現象直接導致當地的疣猴種族瀕臨滅絕。

多年以前,黑猩猩已經被劃歸到了人族,即人猿超科-人科-人亞科-黑猩猩亞族,說黑猩猩是人類的近親也挺合理。從DNA攜帶的遺傳信息上分析,人類與黑猩猩相似程度高達驚人的98..5%。甚至人類與黑猩猩同為RH陰性血,還可以完成相互輸血。在DNA上與人類的高度相似,也決定了黑猩猩大腦的構造不會簡單。

不過,盡管黑猩猩的種群之間存在激烈的競爭,但是,在族群內部卻有著專門維護秩序的猩猩存在,其作用類似于人類社會的警察。基于一則來自蘇黎世大學靈長目動物學家卡洛·斯海克,2012年的研究表明——

一群黑猩猩里面,一般都會有一個「仲裁者」的角色。如果,族群內有兩只黑猩猩打架斗毆,則「警察」猩猩只需要走到它們兩猩之間,做一個簡短的手勢或是發出某種音節,就可以阻止戰斗升級。

一般猩猩「警官」是由族群內較為年長的雄性猩猩擔任的,盡管它們在執法的過程中,不會得到任何實質上的好處,但是卻能得到其它猩猩成員的尊敬。斯海克教授表示,「也許這能為探索人類道德起源起到一定作用。」

還有一個有意思的現象,盡管黑猩猩之間,時常爆發「慘烈」的戰役,但作為它們分布地區的鄰居——「中分頭」倭黑猩猩卻十分熱愛和,其獨特的髮型,是它們區別于其他猩猩的一個重要特征。

倭黑猩猩更加溫順、幾乎不會發怒,比起「隔壁」頻繁的戰爭,它們更愛用「做愛做的事」來解決個體間的矛盾。并且,倭黑猩猩擅長獨立行走、叫聲也區別于黑猩猩,有種「橘生淮南則為橘」的感覺。

結語

其實,除了廣泛生長于非洲大陸的黑猩猩們,其他諸如蜜蜂、螞蟻等,存在森嚴等級制度的生物,也是存在戰爭的現象的。弗朗斯·德瓦爾所著的《黑猩猩的政治》一書中,所闡述的那樣——

人類學的研究,從一開始作為西方的殖民工具,逐漸蛻變成一門真正的科學。那些科學家們,早已放棄了自己作為人類高高在上的傲慢態度,轉而開始沉下心來,關注黑猩猩們的一言一行。

是的,人類從來都不是地球的主宰,政治、戰爭,并非人類所獨有,而是早在千千萬萬年前,就存在的動物行為。

參考文獻:

[1]李奇. 黑猩猩中也有「警察」[J]. 科學大觀園,2012(8):65-65.

[2]張柯. 從黑猩猩看人類行為演化[J]. 森林與人類, 2004, 24(10):2.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