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年生死相守,每年跨越16000公里,這個愛情故事令人潸然淚下

aiya 2022/11/20 檢舉 我要評論

1993年8月,一位老人和一只白鸛結緣,此后相依相伴了近10年。2002年時,另一只白鸛闖入了他們的生活,此后,這位老人見證了兩只白鸛長達18年之久的愛情。

孤單的老人,迎來了自己朝夕相處的白鸛「女兒」,從此不孤單。后面來的白鸛,與老人的「女兒」情比金堅,海枯石爛,譜寫了絕美愛情。

兩只白鸛還是異地戀,那只雄性白鸛每年不惜折返16000多公里,只為和自己的「妻子」相逢,它們的愛情,被各大媒體譽為:21世紀最偉大的愛情證明,甚至還讓一個國家修訂法律。

老人和白鸛,白鸛和白鸛之間到底經歷了什麼?為何很多人看了它們的故事后,都潸然淚下?今天,我和大家一起走進這個絕美的故事!

01 上天為一位老人和一只白鸛安排了一場邂逅

在克羅地亞的布羅德斯基·瓦羅什小鎮,這里綠意蔥蔥,生態良好,不足6萬人的城市,免去了城市的喧囂和浮躁,徹底將自然環境融進了愜意的生活。

就是這個微不足道的城市,走出了一位足球巨星,他叫曼朱基奇,當他帶著世界杯榮耀回到家鄉時,整個城市的人都圍在街道上為他歡呼喝彩。

曼朱基奇的傳奇屬于這個城市,但有一位老人,因為他的一次無心善舉,直接成就了兩只白鸛的傳奇。

圖:退休的斯捷潘維克奇老人

這位老人名叫斯捷潘維克奇,他是小鎮上普普通通的居民,沒有顯赫的事跡,也沒有富饒的財富,他退休前只是一個學校的門衛。

由于老伴過世得早,兒女們又在外地生活,退休的他只能散散步,釣釣魚,過著孤單且清閑的生活。然而在1993年8月的某一天,一只白鸛打破了他的寧靜,與他結緣。據老人回憶,那天他釣魚回家,看到一只渾身是血的雌性白鸛,跌落在他家門口。

老人心生憐憫之情,當即對它進行救治,過程中發現,這只白鸛的翅膀被獵槍打斷,就算傷情好轉,在之后也不能展翅翱翔了。

心善的老人不忍心讓它遭此劫難,決定收留它,給它一個家的同時,也讓自己乏味的生活增添一絲暖意。

老人把這只白鸛當作「女兒」般貼心照料,它長得綽約多姿,光彩動人,老人聯想到《西西里的美麗傳說》這部電影中的女主角, 于是他將這只白鸛取名叫瑪蓮娜。

從此,一人一鳥的生活正式拉開了帷幕。

02 老人悉心照料白鸛,彼此相依相守度過了近10年

也許是白鸛感受到了老人的愛,原本性情兇猛、野性十足的它,也變得溫柔可愛、小鳥依人。真有幾分老人「女兒」的姿態。

對于鳥兒來說,一對翅膀是賴以生存的寶貝,折了翅膀,連吃飯都成問題。雖說瑪蓮娜在一天天恢復,但畢竟是折了,除了跳躍外,幾乎飛不起來,更別說下水抓魚了。

這下老人不再是隨意釣魚了,他每天必須的任務,就是釣魚給瑪蓮娜吃。瑪蓮娜也不著急,當老人在用心地釣魚時,它就安靜地守候在旁邊,貌似在為「父親」加油打氣。

除了釣魚外,瑪蓮娜還經常陪老人出去散步,俏皮的瑪蓮娜,還習慣于走在老人前邊,有模有樣地學著老人走路的姿勢,引得路人捧腹大笑。

這一人一鳥也經常開頭出去兜風,副座上的瑪蓮娜,也時不時地將頭伸出窗外,享受大自然魅力的同時,還對著其它鳥兒嘎嘎叫,引得其它鳥兒一臉懵。

還別說,經常兜風的瑪蓮娜,熟練的上下車技巧,姿勢優美,婀娜多姿,極具靈性。

白鸛都是在高樹的樹梢做窩的,瑪蓮娜是沒辦法了,老人只能親手動手,幫它在自家的屋頂做一個窩。

這工作可難倒了老人,撿樹枝,拾干草,每天爬上爬下,累得氣喘吁吁。瑪蓮娜也知道「父親」不易,它就默默地守候在旁邊。

剛開始搭的窩粗糙簡陋,瑪蓮娜就一臉嫌棄地站在遠處,強拉都不過來。老人只能無奈地苦笑,推翻從來。有時瑪蓮娜看不下去了,還上前搭把手。

終于,一個漂亮的鳥窩坐落在屋頂,同時,老人方便瑪蓮娜上下,還配置了一個上下的小梯子。

為了不讓瑪蓮娜日曬雨淋,老人還在鳥窩上搭了一個涼棚,從此,瑪蓮娜對這個鳥窩愛不釋手。

瑪蓮娜是候鳥,無法熬過嚴寒的冬天,老人就在室內的天花板下端,又給它搭建了一個窩。

刮風下雨了,一人一鳥就窩在家里看電視,老人喜歡看體育頻道,瑪蓮娜喜歡動物世界,老人只能依著「女兒」。

老人不想出去了,瑪蓮娜就強制拽著他出去散步,好像在說,生命在于運動,蝸居可不行。

每逢過節,老人的兒女回不了家時,瑪蓮娜就陪在老人左右,為他增添樂趣。

時光荏苒,一去不復返,這對「父女」就這樣相依相伴,一日復一日,居然在一起度過了10個寒暑。

03 一只雄性白鸛的到來,與瑪蓮娜開始上演忠誠的異地戀

到了2002年的一個早晨,老人像往常一樣,起床準備叫瑪蓮娜去散步,可他發現瑪蓮娜的窩里,竟然飛來了一只體型更龐大的雄性白鸛。

可把老人急壞了,要知道瑪蓮娜的翅膀有舊傷,如果這只雄性白鸛攻擊它的話,瑪蓮娜連飛翔躲避都困難。

沒想到攻擊的一幕沒有發生,反倒出現了溫暖的一幕,只見這只雄性白鸛與瑪蓮娜親密無間,恩愛纏綿,讓老人大清早就吃了一肚子的「鳥糧」。

當老人上屋頂后,瑪蓮娜一邊望著他鳴叫,一邊望著雄性白鸛,好像在為雙方介紹,這是我的男朋友,這是我的「父親」。

這樣的場景讓老人很欣慰,他知道自己的「女兒」戀愛了,索性老人也幫這只雄性白鸛起了個名字,名叫阿克。

阿克知道瑪蓮娜的翅膀有傷,但它并沒有嫌棄身患殘障的戀人,反而呵護有加,加倍疼愛。它們倆站在屋頂,從白天一直看到晚上,一刻也不分開。

瑪蓮娜有老人的照料,不孤單,但從同類的角度出發,它又是孤單的。這下好了,阿克的到來,瑪蓮娜也不孤單了。

從此,老人的生活又多了一絲羈絆,在之后,他見證了這兩只白鸛夫妻長達18年之久的愛情。

當瑪蓮娜餓了時,阿克就飛出去幫它捉魚,當刮風下雨時,阿克就擋在瑪蓮娜身前。老人看到眼里,欣慰在心里,他為了感謝這對白鸛夫妻,轉頭給它們做了一個更大更暖的窩當做婚房。

于是,阿克和瑪蓮娜每天都出雙入對,累了倦了,瑪蓮娜就小鳥依人地依偎在阿克身邊,滿臉寫著幸福。人人見了它們,都羨慕它們神仙眷侶般的生活。

然后,意外來了。

在8月的某一天,老人發現瑪蓮娜形單影只地站在木板的盡頭,耷拉著受傷的翅膀,望著遠方,略顯憔悴,而阿克不見了。

老人以為瑪蓮娜是等待捉魚的阿克歸來,可等了一個晚上,仍然不見阿克的蹤跡,這時,瑪蓮娜更傷心了。

有鄰居告訴老人,好像看見阿克和其它白鸛飛走了,老人差點沒氣出心臟病。阿克是他心中重情重義的男子漢,可沒想到它最終還是拋棄了瑪蓮娜,變成了始亂終棄的渣男。

失去阿克的瑪蓮娜,整日望著天空悲鳴,老人本想拉著它散步散心的,可瑪蓮娜哪有心思,整日悠悠寡欲,最后不吃不喝,身體也逐漸消瘦。

老人看著自己的「女兒」為情所傷,心中唾罵渣男阿克的同時,也強行灌魚給瑪蓮娜吃。好在精心呵護下,瑪蓮娜消瘦的身體,也多了一絲紅潤。不過,往日的神采不見了,變得郁郁不歡。

瑪蓮娜在「父親」的陪伴下,熬過了一個艱難的寒冬,轉眼到了第二年的陽春三月。大家都以為日子就這樣了,沒想到,去年的意外又變成了驚喜。

老人只見天空劃過一道黑影,當黑影逐漸降落,停在瑪蓮娜的窩邊時,他才看清楚,啊!是阿克!阿克回來了!

夫君的歸來,讓瑪蓮娜神采奕奕,一刻也不停息地圍在阿克身邊,嘴巴噼里啪啦地向阿克訴說著相思之苦。

不僅驚呆了老人,連整個鎮上的人都被驚呆了。有鳥類專家專程趕來一探究竟,最后得出結論,阿克并不是狠心拋棄瑪蓮娜,而是作為候鳥,它遷徙了。

不僅是阿克,克羅地亞境內的所有候鳥都遷徙到了南非避寒。

根據調查,阿克因為舍不得瑪蓮娜,它是最后離開的。再根據實地考察,阿克又是第一個回來的,因為其它候鳥都是在阿克之后陸續回來。

阿克這一去一回,足足飛行了16000多公里,最后離開,最先回,不為別的,只因為有一個牽腸掛肚的「妻子」,在等著自己。

這對白鸛忠貞不渝的異地戀,感動了小鎮上的所有人。

04 阿克和瑪蓮娜共同孕育孩子,彼此守候和相望,相安無事地度過了15年

不久之后,瑪蓮娜變得動作遲緩,每次外出時,阿克都小心翼翼地守護著它。當回到鳥窩時,阿克就拼命地在田間捉魚給瑪蓮娜吃。

老人還以為瑪蓮娜生病了,擔心之余檢查發現,自己的「女兒」居然有喜了。真是一個大好日子,自己就快當「姥爺」了。喜出望外的老人,每天都去買新鮮的魚給瑪蓮娜吃。

當老人爬上屋頂,在窩邊喂食瑪蓮娜時,阿克就站在木板的盡頭,靜靜地守望著自己的「妻子」和「老丈人」。

其實,阿克才是最辛苦的,自從瑪蓮娜懷孕后,它一刻也不停歇,不是在喂瑪蓮娜,就是在找吃的路上,折騰了十幾日,阿克也更加強壯了。

終于,瑪蓮娜第一次產蛋,略顯緊張,可天性使然,緊張過后就是安心的孵蛋。阿克也沒經歷過,生怕經驗不足,打擾到妻子,它就站在旁邊,充當了守護神的角色。

幾天后,一群小白鸛破殼而出,瑪蓮娜終于當上了媽媽,阿克升級為父親,老人也正式晉升為姥爺。老人怕初為人母的瑪蓮娜照顧不好「孫子」,他就每天上屋頂查看情況。

小家伙一出生就得到了加倍的照顧,一邊是老人孜孜不倦地投食,一邊是阿克疲于奔命地覓食。小家伙們也不辜負好意,胃口大開,成長得很快。

老人在一次投喂「孫子」時,有一只叫了幾聲,瑪蓮娜出于本能反應,猛然用嘴啄破了老人的靜脈,幸好送醫及時,不然有生命危險。

瑪蓮娜知道自己犯錯了,它也后悔不已,在照料孩子的同時,它每天也站在老人門前等待「父親」的歸來。直到老人出院回來的那一刻,瑪蓮娜才恢復了平靜。

時間一天天流逝,阿克一邊覓食,一邊帶小家伙們學習生存本領和飛翔技能。當小家伙們長得和父母般大時,阿克終于可以消停片刻了,要是再這樣,估計阿克就要休克了。

轉眼又到了8月份,阿克又該走了,這次不但自己要離開,同時還要帶走一群孩子。盡管有萬般不舍,但這是孩子們的成長必經之路。

據老人說道,自從阿克和瑪蓮娜有了孩子以后,每次阿克帶著孩子們離開時,它就呆呆地站在木板盡頭,背對著瑪蓮娜三天時間,仿佛在懺悔。

阿克終究是帶著孩子們遷徙了,只剩下瑪蓮娜孤零零地,望著天空悲鳴。

瑪蓮娜又抑郁了,又絕食,老人強制喂食的同時,還播放阿克和孩子們的影像給瑪蓮娜看。這一人一鳥又開始了散步、兜風、釣魚的生活。

又一個寒冬過去了,到了第二年的3月24日時,大家心心念念地阿克又回來了。

阿克忍受著饑餓、嚴寒和天敵,風塵仆仆,飛躍萬里,歷經千辛萬苦,總會在第二年準時出現在妻子瑪蓮娜身邊。

孩子們長大了,有自己的生活和向往的自由,對于瑪蓮娜這位老母親,就由老父親阿克代勞吧!

夫妻團圓,源遠流長,年復一年中,它們又孕育了多達66只后代。盡管四季交替,萬物更迭,它們之間一直守住初心,譜寫了海可枯,石可爛,唯愛永不變的絕美愛情。

為此,還有專人為它們制作了一部動畫片,還出版了一套教育兒童的繪本。

歲月如歌,時光蹉跎,這種守候、相望、相思的日子,轉眼就度過了15年。這15年里,阿克盡到了丈夫的職責,瑪蓮娜守好了本分,老人也得到了歡樂。

可真正的意外卻來了。

05 阿克遭遇「劫難」,但仍然攻堅克難,只為回到瑪蓮娜的身邊

2017年3月,按照往年氣候,也該到阿克歸來的日子了,可整個三月,都不見阿克的身影。

當4月來臨時,阿克還沒有回來,老人慌了,瑪蓮娜也慌了。情急之下,老人只能帶著瑪蓮娜去阿克的必經之路上等待。

路過的人都親切地和老人和瑪蓮娜打招呼,老人只能強顏歡笑地回應。大家都擔心阿克遭遇不測,當多方議論傳到老人耳朵時,老人和瑪蓮娜更是茶不思飯不想。

此后,瑪蓮娜只能站在窩邊的木板上,眺望著遠處的天空,時刻期盼著丈夫阿克的歸來。而老人也在查明阿克遷徙路線的過程中,發現了一個可怕的事實。

圖:克羅地亞候鳥的遷徙路線

每年克羅地亞變暖時,阿克都會從南非遷徙回來,按照海洋分割圖來看,阿克必然會經過黎巴嫩。而黎巴嫩境內盜獵者猖獗,從新聞報紙上也看到了很多獵殺候鳥的事件。

當各種狩獵圖片映入老人眼簾時,其中不乏白鸛的,老人心里不由得一緊,他猜到阿克可能遭遇了劫難。

老人看著屋頂郁郁寡歡的瑪蓮娜,心痛不已,他刻不容緩,隨即用阿克的羽毛做了一支筆,并用這支筆親手給黎巴嫩總統寫下了一封信。

老人把保護鳥類的重要性,把阿克和瑪蓮娜的絕美愛情,都寫進了這封信中,并附送了一根用阿克羽毛制作的「愛情之翼」。

同時,他還在好心人的幫助下,把整個事情的經過做成了視訊發在網上。

本是抱著試試的心態,沒想到一石激起千層浪,這件事情迅速發酵,很快就傳到了黎巴嫩總統女兒的眼中。

圖:用阿克羽毛制作的「愛情之翼」和信件

總統女兒看過阿克和瑪蓮娜的愛情故事后,當場就感動到流淚。在她的轉發下,各大媒體和各地網友們也拼命地轉發,也深深沉浸在這對白鸛的愛情中。

萬萬沒想到,這封老人的親筆信還真傳到了黎巴嫩總統的手里。總統Michel Naim Aoun還特意拿著信拍了一張照片。并含淚承諾,一定會重視偷獵之風。

黎巴嫩國內一片嘩然,全國都沸騰了,總統都關注的事情可不敢怠慢。短時間內,阿克和瑪蓮娜的愛情故事就占據了各大媒體的頭版頭條。

圖:黎巴嫩總統女兒轉發阿克和瑪蓮娜的愛情故事

同時,它們的生死命運也被全球人民關注,大家都祈禱阿克能平安歸來。

黎巴嫩修訂了法律,遏制了偷獵之風。人們開始保護鳥類,也有媒體專門做了一個專題網站,來跟蹤報道這對忠貞不渝、相依相偎的白鸛夫妻。

誰也沒想到,因為兩只白鸛的故事,居然推動了全人類保護鳥類的進程。

圖:黎巴嫩總統手捧老人寫給他的信和「愛情之翼」

但是,但是,阿克還是杳無音訊,它的命運牽動著所有人的心。所有人都急了,小鎮的人還自發地在瑪蓮娜的窩邊安裝了一部24小時監控器,在市中心不間斷地候播。

全世界的人們,睡醒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更新的信息,甚至有人守到半夜,只為第一時間得到阿克歸來的消息。

磕磕絆絆的小情侶們不鬧了,吵吵鬧鬧的老夫妻們不吵了。但是很長一段時間過去了,仍然不見阿克的身影,就像人間蒸發了一般。

圖:久久不歸的阿克牽動了所有人的心

心智不堅定的人等不及了,大家默默地哭泣,甚至還為阿克舉行了悼念儀式。

眼看候鳥回歸接近尾聲,所有人都以為阿克遇難了,然而在4月12日的白天,奇跡終于出現了。

當大家都盯著大屏幕祈福時,突然一個熟悉的身影躍入屏幕,是阿克,它回來了!驚訝之余,隨即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

圖:阿克終于回來了

每個人都哭了,全世界關注的人都哭了,這場久違的重逢,讓大家哭著、跳著、笑著、叫著,見證了阿克歸來的女生,都答應了男生的求婚,因為沒有比這還珍貴的祝福了。

全世界的媒體都瘋了,沒想到第一次把頭版頭條給到了一只鳥,因此,這兩只白鸛的愛情,也被譽為:21世紀最偉大的愛情證明。

歸來的阿克全身是血,沒有人知道它到底經歷了什麼,也沒有人知道要何種意志力,讓它無懼生死,歷經百般劫難,跨越萬里,只為和瑪蓮娜生死相隨。

它們忠貞不渝的愛情故事,足夠打動所有的人,每個人都在思考保護動物的重要性,也在思考人性中的愛情和守護。

06 阿克和瑪蓮娜的愛情落幕了……

2018年時,阿克仍然準時出現在瑪蓮娜身邊,可到了2019年4月,阿克又沒回來。

在此期間,也有一只雄白鸛出現在瑪蓮娜身邊,但它不是阿克,可能是瑪蓮娜的兒子。

他守候在瑪蓮娜身邊,幫它叼來樹枝加固鳥窩,可沒過幾天,就消失了。在它飛走后,瑪蓮娜拆掉了它叼來的樹枝。

此后又飛來四只白鸛,它們在天空中悲鳴,似乎在告訴瑪蓮娜,阿克回不來的事實。

其實,老人在2018年時,也發現2017年受傷嚴重的阿克狀態不好了。阿克年紀大了,可能身患重病,估計再也回不來了。

自然狀態下,白鸛的平均壽命是26年,也有個別身體機能強壯的,能活40年。阿克守候了瑪蓮娜大半生,用生命扛著最晚走和最先回的嚴寒風險,耗盡了自己的年華,也算是壽終正寢了。

可是,通過CGTN報道說,2019年是因為阿克回來得特別早,后來處于失蹤狀態,被人誤以為死亡。在2020年時,又說阿克回來了。

圖:2020年拍攝到的照片,一身黑乎乎的阿克

不管此消息的真假,作為候鳥的阿克,遷徙是它的本能,它和瑪蓮娜的愛情早已超越了本能。

就好比元好問寫下的《雁丘詞》: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君應有語,渺萬里層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誰去?

不懂愛恨情仇煎熬的我們,還以為殉情只是古老的傳說,卻不知世間萬物皆有情,有些動物的情感,甚至超過了人類的認知。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