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大陸的「綠色通道」,成就了澳洲有袋類動物的天堂

aiya 2022/11/17 檢舉 我要評論

提起澳大利亞哪種動物最有名?大家首先想到的便是袋鼠。

可以說,澳大利亞是有袋類動物的樂土。

據不完全統計,澳大利亞的「國寶」數量高達6000萬只,已經泛濫成災,是澳洲人口的2倍還多,袋鼠和人類的沖突也隨之產生,甚至還有人被袋鼠打死。

1936年,當時一名澳大利亞男子為了從袋鼠手中解救寵物狗,遭遇袋鼠的攻擊,不幸身亡。時隔86年,2022年9月,澳大利亞西南部一位77歲的老人,被袋鼠襲擊重傷去世。

那麼,澳大利亞為什麼會成為有袋類動物的樂土呢?

澳大利亞的袋鼠的歷史最早可追溯到距今4500萬年~3800萬年前,那時的澳大利亞與其他大陸因漂移逐漸分開隨之離開的哺乳動物只有有袋類動物。之后,這些動物經歷漫長的獨立的演化,最終成為獨特的種群。

南極大陸的「綠色通道」

距今1.3億年前,澳大利亞、南極大陸和南美洲的陸地是相互連接的,是一個整體,它們共同構成了南半球的超級大陸——岡瓦納。而在岡瓦納的邊緣,有一片呈帶狀分布的森林,稱之為「綠色通道」。

它的存在使各種動物能自由地穿梭于澳大利亞、南極大陸和南美洲。

后來,由于地質運動,超級大陸岡瓦納分崩離析,澳大利亞和其他兩個大洲逐漸分離。在漫長的漂移過程中,約2300萬年~1500萬年前,澳大利亞經歷了有史以來最適宜的氣候,有袋類動物得以向多元化發展。

但是大約在1500萬年前,由于降雨量的減少和氣溫降低,澳大利亞明顯變得更干燥,北部和中部地區逐漸變成草原。

在這種干燥的影響下,生活在澳大利亞的動物種類也進行了「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

從能量的角度來看,有袋類動物新陳代謝較慢,對能量需求比其他大型胎生哺乳動物較少一些,因此很快就與當時的氣候環境相適應。

單孔類哺乳動物的謎團

在當今世界,人們只有在澳大利亞和新幾內亞才能看到單孔類哺乳動物的身影。

但是,驚奇的是,胎生的哺乳動物,如具備飛行能力的蝙蝠在澳洲根本看不到,這不免讓人產生不解,為什麼單孔類哺乳動物沒有利用「綠色通道」離開澳大利亞?其他胎生哺乳動物又為什麼沒有通過「綠色通道」進入澳大利亞?

答案還是跟能量有關。

將單孔類哺乳動物、有袋類動物和胎生哺乳動物三者的進化歷程比作一場往返于澳大利亞和南美大陸之間的賽跑,上述問題就很容易明白。

單孔類哺乳動物由于自身新陳代謝緩慢,對能量的需求低,它們很容易滿足,在激烈的食物競爭中,不需要跑到南美大陸尋求更多的食物,而是留在澳大利亞,就能得到滿足。

胎生哺乳動物體內的新陳代謝較快,需要大量的食物,需要不停的轉場,來獲取更多食物。在干燥的澳大利亞很難滿足它們,所以它們需要跑到更遠的南美大陸去尋求食物。

而有袋類動物的新陳代謝水平和對能量的需求在上述兩者之中,在食物的競爭中,有少部分有袋類動物逃離澳大利亞,大部分則繼續留在原地繁衍生息。

當然,留在原地的大型有袋類動物在面臨食物匱乏時,也會逐漸被淘汰。

如距今5萬年~4.5萬年前,在澳大利亞動物界里,位于食物鏈頂端的,被稱為「王中之王」的袋獅就滅絕了。現在在世界上已經沒有與之血緣接近的動物了,袋獅的咬合能力超強,就連非洲雄獅也得往后靠,與袋獅無法相比。

等到大型動物減少后,隨著氣候環境的變化,食物水源充足,那些體型矮小的物種得到最好的食物,慢慢得長成了大型的動物。

除了氣候的影響外,人類的活動也是導致大型有袋類動物滅絕的原因。

大約距今10萬年前,人類就開始走出非洲,向世界各個地方遷徙。而距今5萬年前,人類開始出現在澳大利亞。

物種的適應能力即使再強,即便是久經考驗,在特定的環境下也可能走向滅絕。對于人類來說,過度地改造自然環境,很可能給生態系統帶來無法挽回的破壞。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