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鯨海洋霸主地位遭挑戰,領航鯨圍毆虎鯨,迫其讓出地盤交出獵物

aiya 2022/10/21 檢舉 我要評論

眾所周知,虎鯨是當之無愧的海上霸主,很多海洋動物對虎鯨都往往談「虎」色變、避之不及。然而,有一類海豚科成員有時候不但不怕虎鯨,甚至會團結起來依靠數量優勢把虎鯨追得落荒而逃,它們就是領航鯨。

是什麼讓領航鯨能夠在面對虎鯨時能夠有如此突出的表現,成為 「打虎英雄」的呢?而這種看似極其冒險的行為又是為了什麼呢?

領航鯨是何許鯨?

首先,我們必須對領航鯨這種動物有一個粗略的了解。與虎鯨一樣,領航鯨也是海豚科成員。領航鯨是一個屬,其現生種有長肢領航鯨(Globicephala melas)和短肢領航鯨(Globicephala macrorhynchus)兩種。

短肢領航鯨

長肢領航鯨顧名思義擁有相對較長的鰭狀肢,主要分布在北大西洋和南大洋的寒冷水域。而短肢領航鯨的鰭狀肢相對較短,主要生活在熱帶和亞熱帶的溫暖水域。

長肢領航鯨

和喙鯨、抹香鯨以及它們的近親灰海豚類似, 領航鯨總體來說是一種特化的深潛型頭足類捕食者,100-1000米的深海是它們的主要獵場。領航鯨的獵物主要是各種大中型魷魚,其中也包括大名鼎鼎的大王魷。

領航鯨敢和海上霸主虎鯨叫板自然也是有其底氣。

首先, 它的體型很大,它是除了虎鯨以外體型最大的海豚科成員,最大體長超過7米。它不僅自身實力強勁,而且 性格強勢好勇斗狠,這點倒和虎鯨頗有幾分相似。

例如,雖然領航鯨并不以海洋哺乳動物為食,但它們卻會攻擊其他鯨類,其主要競爭對手抹香鯨就經常被它們襲擾。在應對領航鯨的攻擊時,抹香鯨甚至會排出對付虎鯨的梅花陣,成鯨鯨尾朝外把幼鯨圍在當中。可見領航鯨實力之強勁。

直布羅陀的長肢領航鯨攻擊抹香鯨。別的不說領航鯨虎鯨抹香鯨這三家還真是歡喜冤家。

其次, 領航鯨速度很快。雖然領航鯨的獵物與喙鯨、抹香鯨相似,但捕食策略大相徑庭。領航鯨捕獵時的深潛時間較短,一般只有15分鐘,而潛水時的平均游速達到了9m/s。而反觀喙鯨、抹香鯨,它們的潛水速度很慢,僅為1-2m/s,但潛水時間更長,可達30分鐘到一個小時。

這種高速潛水能讓領航鯨對獵物擁有更多的選擇,所以它的獵物體型比喙鯨要大得多,甚至和抹香鯨差不多。因此,領航鯨素有「深海獵豹」的美譽。較強的活動能力也使它具備了與虎鯨周旋的能力。

短肢領航鯨叼著大型魷魚的觸腕,從比例上看該魷魚個體很大很有可能就是大王魷,這條領航鯨不顧深潛的乏累躍出水面,看來心情不錯

最重要的是, 領航鯨「人多勢眾」。與虎鯨一樣,領航鯨也是高度社會化的動物,也生活在緊密的母系家庭當中,但其群體規模要比虎鯨大得多。短肢領航鯨的群體規模一般為10-30頭,最大群體規模可達數百頭。而長肢領航鯨的群體規模更大,一般為20-100頭,最大群體規模可超過1000頭之多。

當然領航鯨和其他鯨目的關系也不都是充滿火藥味的。事實上領航鯨經常和其他鯨類同游,這頭長肢領航鯨幼崽就在各自家人的監護下和一頭比自己年齡更大的幼年瓶鼻海豚一起愉快玩耍。

領航鯨攻擊虎鯨案例

領航鯨攻擊虎鯨在很多地區均有記錄。

直布羅陀海峽,2014年De Stephanis等的研究顯示當地的虎鯨對長肢領航鯨避之不及。

直布羅陀海峽的虎鯨族群為食魚型種群,主要獵物是藍鰭金槍魚,與領航鯨互相之間交集很少。

在為期3年的取樣過程中,科學家一共觀測到15次虎鯨與長肢領航鯨的互動,而在 所有的互動當中都是領航鯨對虎鯨發動主動攻擊,而虎鯨無一例外的選擇掉頭逃跑。這些追逐一般持續約30分鐘,發動攻擊的領航鯨平均群體規模為27頭,而被追逐的虎鯨群體的平均規模為10頭,可以說是寡不敵眾。

而在 冰島沿海,長肢領航鯨同樣是虎鯨的苦主。

該地區的虎鯨族群主要是食魚種群,主要獵物是大西洋鯡,但也有以海獸為食的族群出沒。

當聽到領航鯨的叫聲時,一向健談的虎鯨群往往會選擇悄悄離開。而領航鯨在聽到虎鯨叫聲的反應則恰恰相反,2012年Curé等的研究顯示當地的 領航鯨聽到虎鯨的叫聲不僅不害怕,甚至反而會被虎鯨的叫聲所吸引,轉向聲源加快腳步,并在這個過程當中呼朋引伴以壯聲勢

布雷默灣正在試圖驅逐虎鯨的長肢領航鯨,從身上的水花可以看出速度極快。

在澳大利亞西南沿海的觀鯨圣地 布雷默灣,觀鯨人也觀測到過很多起虎鯨被領航鯨強勢圍觀的案例。

當地虎鯨是會捕食海獸的雜食性族群,主要獵物也包括大型魚類和魷魚等。從一些觀鯨目擊的案例來看, 當地的領航鯨往往會在虎鯨捕獵成功后對其「強勢圍觀」,有時也能夠成功的將虎鯨驅逐

例如在2021年3月16日,來自多個族群的50-70頭虎鯨殺死了一頭約16米長的年輕藍鯨。在進食的過程中,小于10頭長肢領航鯨到達了案發現場,但因為數量差距過于懸殊,沒有能夠對虎鯨帶來任何實質性的影響。

虎鯨捕殺藍鯨

而在2019年4月7日,來自至少3個族群的約30頭虎鯨再次成功捕殺了一頭長約15米的年輕藍鯨,在進食的過程中這個數量可能達到了約60頭。在整個捕獵過程當中,有一個規模約200頭的領航鯨群始終以高速尾隨著虎鯨,圍觀了整個捕獵過程。在虎鯨殺死藍鯨并開始進食后,領航鯨群也分散成陣型緊密的小組,在虎鯨周圍來回穿插。但可能是藍鯨對虎鯨來說是辛辛苦苦捕來不可多得的大餐,又或許是因為領航鯨的數量不夠,最終領航鯨也沒有討得任何便宜。

布雷默灣領航鯨和虎鯨的互動遠不止這兩起,而兩者在爭搶地盤方面也似乎是互有勝負,一些領航鯨成功的案例在接下來的篇幅會提到。

長肢領航鯨強勢圍觀作案虎鯨

領航鯨攻擊虎鯨動機猜測

虎鯨畢竟是虎鯨,對任何海洋動物來說,攻擊虎鯨風險都很高。領航鯨主動襲擾虎鯨究竟是為了什麼呢?科學家們提出了兩種假說并對他們進行逐一驗證。

第一種假說認為領航鯨攻擊虎鯨時候是為了排除潛在的競爭者。

總體來說,領航鯨以魷魚為主食的深海獵手,而虎鯨則主要以魚類和海洋哺乳動物為食,但兩者并不完全是井水不犯河水。

一方面,領航鯨不同于其他以頭足類為主食的鯨類,他們也會少量捕食魚類。

另一方面,虎鯨也會捕食一些深海動物,其潛水的生理極限可超過1000米,部分地區的虎鯨食譜中包含領航鯨的主食——大中型頭足類。

在布雷默灣,不少攻擊領航鯨攻擊虎鯨的案例,就發生在虎鯨成功捕獲大型魷魚之后。2021年2月16日,有六頭虎鯨捕殺了一只大王魷。虎鯨因為身體能力限制,追求速戰速決,它們可能先用聲吶鎖定了大王魷的位置,然后迅速下潛殺死魷魚,然后快速將獵物帶到海面上來分食。

虎鯨捕食大王魷

而當虎鯨剛剛開始吃魷魚時,超過100頭長肢領航鯨出現在案發現場并對虎鯨發動攻擊。面對領航鯨群的襲擾,族長立刻讓家族成員集合起來,叼著還沒來得及吃完的魷魚開始逃跑,一邊逃跑一邊向附近的其他虎鯨求救,其群體規模最后達到了超過20頭,然而終究還是寡不敵眾。

將虎鯨逐出自己的獵場后領航鯨顯然很高興,有不少個體在目送虎鯨離開時歡快地躍出水面。這一次互動幾乎可以肯定是領航鯨為了排除競爭而發動的進攻,這和斑鬣狗驅逐獅子、豺襲擾老虎有些類似。

然而,雖然虎鯨和領航鯨之間存在一定競爭,但 兩者的生態重疊還是非常有限的。例如在直布羅陀,研究發現當地虎鯨和領航鯨無論是空間使用還是獵物都完全不同。當地虎鯨族群主要以洄游過境的藍鰭金槍魚為主食,長肢領航鯨以魷魚為主食。而藍鰭金槍魚也是一種擅長深潛的捕食者,也會吃魷魚。換言之,該地區領航鯨的主要獵物,和虎鯨的主要獵物的獵物相同,就吃飯問題來說,領航鯨不僅不應該攻擊虎鯨,還應該謝謝虎鯨替它們消滅競爭對手。因此,領航鯨和虎鯨存在競爭應該不是它冒險攻擊虎鯨的主要原因。

虎鯨捕食大王魷案例

第二種假說認為,領航鯨對虎鯨的攻擊是一種反捕食行為,和座頭鯨一樣屬于以攻為守。

虎鯨確實是領航鯨的潛在捕食者,也是它除了人類以外唯一的天敵。虎鯨捕食領航鯨的案例不多,但它對兩種領航鯨的捕食都有一些或直接或間接的證據。虎鯨攻擊長肢領航鯨的紀錄在格陵蘭、法羅群島和美國東北沿海均有發生,并至少有過一次成功捕殺的案例。虎鯨攻擊短肢領航鯨在夏威夷也有疑似紀錄。因此,雖然總體來說虎鯨對兩種領航鯨的威脅不大,但絕對需要提防。

事實上,領航鯨在面對虎鯨時這種依靠數量優勢對潛在捕食者進行驅逐的行為是一種非常經典的 集體襲擾(mobbing)行為。這種行為是一種反捕食策略,在群居性動物當中并不罕見。例如,烏鴉集群襲擊猛禽,狐獴圍攻眼鏡蛇,非洲水牛集群與獅子對峙,海豚海獅海狗集體襲擾大白鯊,都屬于典型的集體襲擾行為。

在集體襲擾中,弱小的動物不一定要真的有能力打敗打死自己的潛在捕食者,只需要通過制造足夠大的聲勢,讓對方知難而退,同時保證自己能全身而退就行了。因此集體襲擾能否成功的關鍵在于氣勢和數量,憑的就是團結和膽量。

不過,因為和自己的捕食者短兵相接仍然具有一定的風險性,并且集體襲擾行為往往會消耗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是否進行集體襲擾都是權衡利弊的結果。以鳥類護巢為例,一般入侵者離巢越遠,親鳥選擇啟動集體襲擾的可能性就越低,畢竟犯不著。

短嘴鴉(Corvus brachyrhynchos)圍攻紅尾鵟(Buteo jamaicensis)

但如前文所提到的,直布羅陀的虎鯨為食魚種群,對領航鯨的威脅比較有限,領航鯨至于為此大動干戈麼?De Stephanis和他的同事認為至少在直布羅陀,這種行為的根源可能是當地曾經存在會捕食海獸的虎鯨族群,對領航鯨的威脅很大,集體襲擾的文化也因此產生。而隨著地中海海獸種群的衰退,該生態型的虎鯨在地中海消失,但當地領航鯨面對虎鯨以攻為守的文化被保留了下來。

不過,Curé和她的同事在2019年對挪威長肢領航鯨的一項新研究顯示,當地的領航鯨在聽到本地食魚性虎鯨族群的叫聲時會表現出典型的集體襲擾行為,不同的領航鯨族群會集結起來匯成規模更大的超級大群,并且會大聲喊叫以壯聲勢。但在聽到當地不存在的陌生的食海獸性虎鯨的叫聲時,領航鯨雖然仍然會試圖靠近聲源一探究竟,它們的表現卻要謹慎得多。它們會減少甚至停止攝食行為,在海面上花的時間明顯縮短,而且在靠近聲源時會選擇采用縮小個體間距這種明顯的防御型陣型。

因此,我們可以看到,領航鯨不僅能夠識別出虎鯨的叫聲,它們對于自己生活環境里其他的鯨魚也很熟悉,它們其實很清楚當地食魚性虎鯨族群是一個危險系數相對較低的威脅,而在聽到陌生的虎鯨時也絕不會愚勇冒進。挪威領航鯨對外地食海獸性虎鯨的表現究竟是處于對其刻在DNA里的恐懼,還是出于對陌生虎鯨族群來者不善的基本尊重,還需要通過后續研究進一步探索。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