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子里的孤兒小狼崽,總來偷吃家禽,後來我伯伯還救了它兩次

aiya 2023/01/14 檢舉 我要評論

這是80年代那會兒的事,當時好多林子都變成耕地了,狼老是下山偷吃家禽家畜。我們幾個小孩子上地捉胡蝶玩,突然看到好幾只小狗崽到河坡的小溪邊喝水,就把小狗崽抱過來玩。

有個長輩上地除草,路過這兒,大老遠看到我們摸狗崽子,還兇我們,說:「老母狗看到妳們招惹小狗崽,不把妳們的腿咬淌血。」我們把狗崽子放地上,幾個小狗崽嚶嚶叫著往一邊林子里跑去。

那個長輩抬頭往林子里一看,發現灌木叢后面兩只大灰狼蹲坐著,正往這邊看呢。其中一只狼的前腿血淋淋的。長輩趕緊過來,手持除草的小鐵鏟,護著我們離開了河坡。

到晚上,大家都知道河坡那邊來狼了。幾個放羊人嚇壞了,那幾天都不敢去河坡放羊了,只敢把羊牽到路邊吃雜草。

老人們說估計是林子里的狼群爭狼王呢,新狼王把老狼王咬受傷了,因為新上位的狼王會殺死前狼王的小狼崽。老狼王就帶著媳婦和孩子逃出來了。

有個從外地回來的叔,路過那片河坡,看到狼群了,嚇得他把背著的包裹都扔掉了,飛奔回來,給大家說:「一只狼把另一只狼咬得渾身是血,那只倒地的狼仰起頭看著一只母狼帶著幾只小狼往河流下游跑去。」

叫上好幾個大人,都拿著柴刀,陪著他去找自己的包裹。到地方的時候,狼群已經不見了,河對岸的林子里躺著一只渾身是血的狼,左前腿已經被咬斷了。

隨后從林子里繞出來一只母狼,帶著三四只小狼,走到倒地不起的大狼前邊,舔它的斷腿,幾只小狼還爬到它身上玩耍,它們還不知道這是生離死別的時刻呢。

那只快要死的狼,拼命仰頭,用鼻子推母狼,讓它帶著孩子快跑。最后母狼領著幾只小狼,鉆進了林子。那只斷腿狼,臥在地上,看著對岸的人群,過一會兒就閉上了眼睛死了。

幾天后,在深山里居住,種植夏枯草的孫伯說:「我看到一只頭狼把母狼咬死了,還咬死了兩只小狼,另外兩只小狼逃跑了。」

半個月過去了,有人看到兩只小狼到田間地頭抓螞蚱吃,大家相互轉告,說要是誰再看到它們,就把那兩只小狼崽打死,還說要是讓它們長大了,就該偷吃村里的家禽和家畜了。

那兩只半大的小狼非常聰明,每次看到人過去的時候,就飛奔著逃走。這次看到人,它們跑到就近的林子里;下次再看到人,它們就順著小溪往下游逃走。

村里的老人說:「狼喜歡走熟悉的路,循著氣味就回去了,這兩只狼是失去父母的流浪狼,是不敢走老路的,怕被人抓住它們,也怕被新狼王發現它們。」

大家都猜想這兩只小狼下次遇到人,該往上游跑了,就在上游小路上放了幾個打狼的夾子。下次再在河坡看到它們就往上游趕,不說都抓住吧,起碼能夠夾住一只狼吧。

果然大家又在河坡看到那兩只半小狼了,體重還沒成年狼一半重呢,戰斗力很弱,也就相當于兩只狐貍。大家一攆它們,它們倆都往上游跑。

眼看快到下夾子的區域了,想把它們往上游趕的人,表現太明顯了,這兩只狼中的那只比較矮一點的狼,嗚嗚叫著,不讓大一點的狼往前跑了。然后兩只狼一塊往林子里跑去。

村里面的老人知道了,它沉默了一會兒,對大家說:「一定得抓住那只小狼,這種狼長大了可不了得。」大家都說有這麼厲害嘛,不就是兩只小狼嘛,去請個獵人把它們打掉就是了。

我姑父來我家走親戚呢,都知道他會打獵,也有火槍,就給他說了打狼的事。姑父說那好辦,回家就把自的土獵槍拿來了。我叔還有另外一個年輕人,帶著姑父去打兩只小狼。在河坡那邊的林子里找了兩天,也沒找到小狼。

可能是兩只小狼感受到了大家的惡意,就換地方了,再沒去河坡了。他們轉移到了小溪下游的一個只要七八戶人家的小村落旁邊,抓了只村里養的走地雞。

開始大家不在意,山腳下住,走失一只雞那不是很正常嘛。過一天,又丟了一只走地雞,大家這才上心。村里一個老頭,就蹲守在平方頂上,很快就發現了兩只小狼的蹤跡。大家拿著扁擔把兩只小狼趕走了。

兩只小狼不知道在哪里躲了三四天,第五天又出來了。趁著喜歡在小溪里抓魚蝦的家鴨回家的時候,一口氣咬死了五六只,全給叼走了。大家去找的時候,就在小溪邊看到了一地鴨毛。

消息傳到我們村,大家都經心了。還有老人說:「夜晚怕別的狼出來咬它們,白天怕人打它們,可不就趁著傍晚,人們都回家做飯去了,而別的狼還沒出來,它們趁機拖走個雞鴨。」

大家很小心,一到傍晚就拿著竹竿,把小溪里的鴨群趕回家。鴨子們都嘎嘎嘎地抗議,覺得天還早呢,就把它們趕回家,有點過分。村里的雞不好趕,干脆圈起來不讓出來了,自己殺了吃肉總比被狼拖走強。大家很小心,而兩只小狼死活也不出現了。

過了一段時間,看沒事了,放羊人又去河坡放羊了。剛把羊群撒開,一會兒沒注意,一只小羊就失蹤了,那頭大羊反應過來了,追著跑到了林子里。人過去把大羊攆了回來,在林子里除了看到血跡,再沒找到那只小羊。

村里的人都怒了,把姑父找來,七八個大人一塊拿著棍子棒子,到林子里找兩只小狼,看到洞穴,就用棍子捅一下。最后有人看到兩只小狼就在遠處的林子里看著大家呢,被發現后,一溜煙就跑了。

冬天的時候,剛下過大雪,兩只狼又來偷吃的了。那只小點的狼負責調虎離山,幾只村里的狗子都去追趕它了。那只大點的狼跳到了羊圈里,叼著一只有它體重一半的小山羊,一米多高的籬笆,狼叼著羊一蹦就過去了。

狗子們看到有狼叼走了羊,也不追那只矮狼了,都過來追那只高些的狼。高狼叼著羊就游過了小溪,狗子們都跟著游了過去。幾只狗子追上高狼了,圍著它咬,一會兒就把它放倒了。

最后狗子們叼著羊往村里走,幾只狗子搶功勞,都想叼著羊回來邀功,最后竟然把小羊撕碎了。咦,還怪香哩!最后幾只狗子開始搶羊肉吃了。

那只矮狼跑過來了,一看狼哥被狗子咬得奄奄一息了,當時就想追上狗子拼命。那只倒地的狼哥,對著狼弟的臉頰舔舐幾下,用鼻子把它往一邊推,想讓它快點逃走。

最后小狼跑進了林子,那只狼哥,已經頂不住了,揚起的頭重重地砸在了地上。矮狼逃走后,成了一只孤狼,偶爾有人在林子里能見到它,只是它輕易不敢來我們村偷東西吃了。

有天在山上種夏枯草的孫伯去看草藥田,怎麼草藥田里有一片倒了呢?走過去一看,一只狼被咬得遍體鱗傷,前腿還發炎了。

孫伯回去拿著鋤頭想打死它。看到它可憐的眼神,年齡大經事多的孫伯知道生命不易,突然改變了主意,就拿來藥水,給狼的傷口擦了些。

這只狼可能是感受到孫伯的善意了,它靜靜地接受了孫伯的幫助。孫伯后退著出了藥田,回到了屋里,剛坐下,那只狼就過來了。孫伯隔著窗戶給它丟了快肉,它吃完就走了。

過了一段時間,孫伯又看到那只狼倒在自己的夏枯草地里,又是一身傷,孫伯又給它上了藥。它在藥田里坐了一會兒就走了。

有天早上,孫伯聽到狗子叫,打開了門,發現門口有只兔子。往院子里一看,那是腿上還有傷疤的狼在院子外面。孫伯把兔子肉收拾了一下,狗子、狼還有他都吃了一些。

狗子吃了兔肉,加上它看到孫伯對這只狼的態度比較好,它也接受這只狼了,不沖它吠了。那只狼每過一段時間就到孫伯那里看看,有時候帶肉,有時候不帶肉。

有一天,那只狼叼著一只好幾十斤重的野豬來了。孫伯家里剛好來了朋友,看到那只狼,他說這就是那只老偷村里雞鴨吃的矮狼,怎麼現在看著像狗子一般。

孫伯收拾好野豬,大家一塊吃了。狼到晚上還不走呢,就臥在孫伯房子的走廊上,和狗子依偎在一塊。那個朋友給孫伯說:「現在咱們這兒的狼,都好到村里偷吃的,不打死它,還救它,村里人知道了該罵妳了。」

到了天亮,那只狼要走了,到了林子里的路口,回頭看了看孫伯,遲疑一會兒,一轉身就走了,好久都沒再回來。孫伯說那只矮狼又次去挑戰狼王了,可能又失敗了吧,這次不會是丟了性命吧?

有天,孫伯起得早,正做飯呢,聽到外面有動靜,到門口一看,一群狼跟在矮狼后面,站在林子里的路口。孫伯嚇了一跳,對矮狼說:「別帶著狼群過來了,我害怕。」

過一會兒,矮狼帶著狼群走了,再也沒有來過。之后那群狼都不在出來偷吃村里的家禽家畜了,估計是被矮狼帶到更遠的老林子里去了吧。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