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價10元1斤,殺一頭凈賺幾千元!為何野豬泛濫還是控制不住?

aiya 2022/12/29 檢舉 我要評論

這兩年,豬肉的價格居高不下,一時間引得很多人都萌生了養豬的想法。這不,安徽頒發了針對野豬的「殺豬令」,按照十元一斤的價格算,每頭野豬也能凈賺上千元。

但是,「殺豬令」出台后反而沒有人打野豬了?這又是為什麼呢?

打野豬這麼穩賺不賠的生意為什麼沒人做?

8月份,安徽金寨縣出台了大家期盼已久的「殺豬令」,不同于以往的保護狀態,這次主要是呼吁獵人絞殺山上的野豬,并且給予 十元一斤的回收價

這樣算下來的話,利潤還是十分可觀的。按照一般情況,一頭成年野豬至少有三四百斤,獵到一頭野豬就能凈賺好幾千了,也不需要有別的成本支出。但是,殺豬令頒布已經過去了一個季度,為何還是沒有多少人愿意抓野豬?

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捕抓野豬的難度太高了,一般人可抓不到狡猾的野豬。要是平常缺乏鍛煉的普通人,不用說抓野豬了,自己的生命安全都有可能受到威脅。

就在幾個月前,在江西九江的一家理發店里發現,一頭野豬突然就闖了進來。這頭野豬像是發了瘋一樣在理發店里亂竄,店里的人員紛紛慌忙躲避,無奈之下只能打電話報警,最終這頭野豬被趕來的特警擊斃了。這頭野豬帶來的混亂造成了三人受傷。

野豬的體積很大,一頭成年野豬的體重可以達到七八百斤,這麼大的體積,可想而知他的力氣能夠有多大,并且公豬嘴里還有特別長的獠牙,就算是誰見了都不由得后背發涼,就連老虎遇上都不一定有100%的勝算。

老虎雖然喜歡捕食野豬,但奈何不了野豬成群結隊啊,上百只野豬群橫沖直撞,奔涌而來,就算是熊也要繞著走。而且別看野豬的體重大,可野豬的奔跑時速能達到60公里每小時,跑起來跟一輛卡車一樣,這誰能擋得住啊。所以民間就有了一豬二熊三老虎的說法。

就像日本這種國家,沒有特別兇猛的生物,所以野豬都能成為世界霸主,瘋狂繁殖后對環境帶來了巨大影響,因此只有人為地獵殺了。也正是因為這種情況,日本的文化當中發明了一個獨特的成語,叫豬突猛進,這個詞就是專門用來以形容野豬沖鋒時的勢不可擋。

根據調查發現,野豬沖鋒時極為兇悍,戰斗意志強也比其他的生物強一些,對人類和其他生物都十分敏感,并且沒有固定的攻擊時間和規律,一上去就是瘋狂戰斗,不弄死對手不罷休。

為了測試野豬的攻擊性和防范措施,嘗試過高聲喊叫、拿著火把等各種方式嚇退野豬。但是想象很美好,現實很殘酷,這種方法對野豬完全沒有效果,野豬不僅力氣大沖鋒勢頭也很猛。再加上野豬那靈敏的身形和可怕的獠牙,一般人還真不敢輕易和野豬起正面沖突。

對于手上沒有槍的獵人來說,防范野豬進犯基本上不可能。還有就是,你根本不知道野豬什麼時候出現,這就很難提前采取措施準備了。所以,雖然大家對野豬的怨氣極大,但是也不敢輕易地出手。為了自己的小命著想,「殺豬令」發布之后也沒幾個人敢積極響應的。

就野豬那移動速度,在這樣的環境里一心想跑,那瞬間就能消失的無影無蹤,沒有獵犬拖住野豬你根本無法開槍命中。附近的村民天天蹲在山區旁邊,經常可以遭遇野豬,但他們需要職業捕獵隊專門來找野豬,只殺野豬,其他的動物都不能碰。

每天最多能干掉幾只野豬,這已經很強了。而捕獵隊抓到的每一只野豬,都要拖出山,拖到農業局那里拍照留證并進行無害化銷毀才能領到賞金。

還有就是成本問題,扣掉進山出山的費用,扣掉物資損耗,扣掉人工工資,這個捕獵生意其實根本賺不到什麼錢,這麼辛苦還危險的活才給這麼點錢,這是不可持續的。

而且就算圓滿完成了任務,捕殺了750頭野豬,有啥用?野豬的繁殖能力超級強,半個月就能生出來一窩。一只野豬一胎可以生3-12只小野豬,一年可以生3-4胎。

安徽宣城曾有市民拍到野豬一家過馬路,4只大野豬帶著30多頭小野豬排隊過馬路。連幾頭野豬都獵的這麼困難了,更別提繁殖之后龐大的野豬家族了。

野豬「人人喊打」,為何還曾被列入過二級保護動物?

在我國,至少有100萬只野豬破壞農田,影響生態,對我國局部地區造成了嚴重的影響。為了不讓野豬肉流入市場,為了避免野豬損害農田,將野豬進行無害化處理或許是最好的辦法。

然而就是這樣的野豬,卻在22年前被國家列為二級保護動物,對比可以合法獵殺的今天,不得不讓人感慨,其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剛改革開放那會,中國還是全民皆兵的架勢,村村有獵槍,甚至戶戶有獵槍,在大山附近生活的村民就沒有不會捕獵的。也由于野豬的肉感好、煉制的豬油深受大家的歡迎,野豬的生存受到了威脅,導致其數量越來越少。

因此,之前的幾十年我們都沒有覺得野豬對我們有的日常生產生活有什麼影響,甚至當時還有很多人認為應該禁止人類大肆獵殺野豬,適當保護一下野豬的安全。

而且野豬對于生態系統也有不少好處,它們可以幫助很多植物授粉和種子的傳播,尋找埋藏在地下的根莖,有利于增加當地土壤的透氣性,加快土壤有機物的分解,使土壤更肥沃。

于是在2000年,野豬被列為國家二級保護動物。不過經過我們的保護,加上不斷的植樹造林,野豬的棲息地面積越來越大,再加上野豬本身并沒有什麼天敵,導致野豬的數量飛速上漲。

據統計, 2000年浙江共有2.9萬頭野豬,到了2010年就變成了15萬頭。如此夸張的增長速度使國家不得不重視起來。雖然這說明了我們確實在保護生態上下的功夫,可是無論是什麼生物,一旦數量多起來,就很容易出問題。

于是,政府就頒布「殺豬令」號召大家去獵野豬。但是殺野豬這種事不產生任何經濟價值, 殺的野豬肉不能吃也不敢吃,只能就地掩埋。這又是為什麼呢?

2017年,新西蘭就有一家人抓住了一頭野豬,因為這家人好奇野豬肉是什麼味道,就烤著吃了一只野豬腿,但是吃了才沒幾分鐘,這家人就中毒了,連忙送往醫院,如果沒有及時醫治的話,這家人的生命就得不到保障了。

近年來,因為食用野生動物引發的病毒災害不在少數,在上世紀的非洲,就有非洲人因為食用黑猩猩的肉導致感染埃博拉病毒,隨后迅速蔓延全球,致死率高達90%,死傷者無數,直到今天仍然還在增加病例。

因此,為了預防病毒感染,我們要遠離野生動物。如果人類一旦食用了帶有病毒的野豬肉,那將對人體帶來極大的威脅。而且也 沒有相關部門機構檢測野豬肉,野豬肉如果流入市場,其后果將會是災難級的。

就目前來看,歐美各個國家也沒有出台正式的動物保護法,相反的是寵物保護法比較完善。一般情況下,他們保護野豬的辦法就是控制數量,數量過多過少都會人為地進行調節干涉。

在他們國家人人持槍獵野豬的情況下,都沒有辦法阻止野豬的數量野蠻增長。每年,他們國家都會組織大型的野豬獵殺,強行控制野豬的肆意生長。

而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人類與野豬的對抗是一場艱難而漫長的戰斗,想解決這些問題絕對不是一蹴而就的,還需要一定時間摸索出更合理的解決措施。

單單的獵殺來看,并不能做到一勞永逸,治標不治本。從長遠來看,還是盡快找到獵食野豬的天敵,從生物鏈上保持物種生態平衡可能是整治野豬泛濫的最好辦法。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