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黃石驚現黃麂,傳說會帶來血光之災,現實中卻比老鼠還膽小

aiya 2022/11/16 檢舉 我要評論

「麂子進門,連走三人」

在上世紀,我國南方山區的村落中曾經有著這樣的傳說——麂子(jǐ)要是進了自家門,不能嚇不能打,更不能捉起來吃,俗語叫「麂子進門,連走三人」。

如果進了門的麂子馬上自己離開,那就沒什麼大事,最多這家人倒些小霉。但要是麂子待在家里不走,那過不了多久必定會出現血光之災。

野生雌性小麂

然而即便大家都相信這樣的傳說,也并不影響村里人去捕捉野外的麂子來一飽口福。

在那個年代,山民與自然之間有一種約定俗成的默契——「營口不營生」,可以偶爾獵捕,但并不會因為買賣而濫捕濫殺,而麂子肉在很長時間內也成為了山民間走親訪友的上等禮品。

野生雄性小麂

就像照片上所看到的,麂子是一種非常可愛的動物,也是中國特有的一種鹿科動物,長江以南的山林間時常就能看到這種形似小鹿的動物。

民間統稱的「麂子」在現代動物分類中被分為鹿科麂屬,國內共有四個種類,其中黑麂是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野外種群數量稀少;菲氏麂直到2022年5月18日才首次在西藏墨脫地區拍攝到野外活體的影像,在此之前國內只有標本資料。

新華社2022年5月18日新聞報道截圖

因此,民間所說的麂子一般是指最常見的「赤麂」與「小麂」兩種,其中赤麂是麂類中體型最大的一種,也叫印度麂、黃猄(jīng);小麂就是麂類中最小的一種。

因為體型嬌小,和狗差不多大,小麂也被叫做「犬麂」;因為外形像鹿而叫聲像犬吠,又得名「吠鹿」;台灣地區稱其為「山羌(qiāng)」,此外還有黃麂、角麂等稱呼。

這些繁多的民間稱呼也從側面印證了麂這種動物在國內的分布和歷史,只要翻閱史書就能看到。無論是公元前的《詩經·爾雅》《山海經》,還是古代百科全書《本草綱目》《天工開物》,以及各朝史書,甚至古代名仕的隨筆小說如《太平廣記》等古籍中都有提到。

四川唐家河自然保護區的野生小麂

或是和獐子、野鹿、兔子同為獵物,或是以麂皮做成衣物進行買賣、進貢,而我們現在買衣服時常見的「麂皮絨」也就是一種特別的皮革工藝,以豬牛羊皮或者人工合成材料模仿麂皮的觸感仿制的皮革料子。

仿麂皮絨面料

麂子有多可愛?

麂這種動物在中華大地上從古延續至今,隨著現代城市化的進程發展,普通人要想看到活蹦亂跳的小麂基本只能去動物園,幸運的話也能在爬山、徒步的時候偶遇這種山林間的小精靈。

小麂的中文學名之所以有「小」字,就是因為它們的體型是真的非常小,成年小麂身高約43-52厘米,體長70-87厘米,體重9-18千克,把這些數字具體描述的話,就是和一只成年哈士奇犬差不多高,身體更長一點,但比哈士奇還輕不少。

上海動物園的成年小麂

成年小麂體型就像只狗狗,那小麂的幼崽就更小了,身上還有「梅花斑」,可愛度翻倍。

有圖為證:

小麂的「小」還體現在另一個方面——膽小。

麂子這種動物天性膽小還有點「呆傻」,一旦驚嚇稍微大一點就有可能被嚇傻,原地癱瘓,出現應激反應,甚至有可能因為過度驚嚇導致心跳過快被活活嚇死。

據早年南方地區合法養殖麂子的養殖場采訪來看,養殖麂子要比養別的動物更小心,就是不能讓它們過度受驚,否則這些小動物就很可能出現應激障礙,情緒緊張導致無法好好的進食睡覺,更有甚者還會用頭撞墻自殘。

當你在動物園有機會近距離看到小麂的時候,可以留心觀察雄麂。

與鹿科很多物種一樣,麂也是只有雄性會長角。但麂的角與常見的鹿角不同,短而向內彎曲,小麂的角尖端分叉很小,某些角度看去甚至有點像牛角。

除此以外雄性小麂還有一個最獨特的特征,只有仔細觀察才看得見。

它們有兩顆類似食肉動物一般的尖利犬牙,平時常常被嘴唇蓋住,偶爾才能看見一點牙尖。

雄性小麂外露的犬牙

小麂作為一種純草食動物,這兩顆犬牙顯然不是用來進食的。只有雄麂才長犬牙,也就說明唯一的作用就是求偶時用來和競爭者打架——用頭和角互頂沒能決出勝負時,雄麂們就會亮出這兩顆長長的犬牙去啃咬對手。

至于有多長,看雄麂的頭骨就能感受得到。

雄性小麂的頭骨標本

除了體型小、叫聲獨特、雄性有犬牙這些特征之外,麂還有一個有別于其他鹿科動物的特征,那就是它們臉上有兩個腺體開口。

一個是位于內眼角下方的「眶下腺」,另一個則是額頭上、角末端位置的「額腺」,這兩種腺體都是用來分泌氣味的,各自有著不同的作用——標記領地與配偶、宣告發情期、遇到危險的警示等等,同類之間一聞就知道對方想要「說」什麼。

被保護的小麂

盡管自古以來捕獵麂子的習俗很常見,但隨著時代的發展,現在人們已經認識到保護野生動物的重要性,2000年,野生小麂被列入了國家三有動物名錄,個人未經審批進行捕捉、食用、買賣到一定數量都是違法行為,一經發現就會喜提警察叔叔教育、罰款,甚至拘留套餐。

野生小麂的數量不算很少,在成為三有動物之后,不時就能看見各地群眾救助迷路小麂的新聞。

比如今年11月1日,湖北省黃石市就有一只迷路的小麂幼崽闖進了一家超市內,因為過于可愛被附近居民圍觀,結果卻讓小家伙更加緊張,最后店主報警,由野生動物保護站進行了放生。

上世紀八十年代,我國對赤麂成功進行了人工繁育,將近二十年后的本世紀初期,南方地區開始出現麂子的養殖場,主要目的是肉和皮,也曾經給養殖戶帶來了不小的經濟利潤。

但麂子畢竟不是經過長期馴養的主流經濟家畜,國內麂屬的四種麂仍然屬于野生動物的定義。

在新冠疫情開始之后,2020年年初,全國人大常委會發布了一項關于食用、交易野生動物的相關決定,其中就規定了全面禁止食用國家保護的「有重要生態、科學、社會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俗稱三有動物)以及其他陸生野生動物,包括人工繁育、人工飼養的陸生野生動物。

到了2020年10月,國家林草局更是發布了《關于規范禁食野生動物分類管理范圍的通知》,除適量保留種源等特殊情形外,禁止對麂子以食用為目的的養殖活動,所以現在除了林間偶遇,就只能在有資質的動物園和養殖地才能看到小麂,除此以外都是不合法的——尤其是餐桌上。

這麼獨特又可愛的小麂,不僅不是山民傳說中進了家門就會帶來噩運的神秘生物,更是我國大地上不可缺少的一種生靈,只有大自然才應該是它們最好的歸宿。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