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田遭到損毀!罪犯竟是貴州「消失多年的天馬」,它是何方神圣?

花樱 2022/11/08 檢舉 我要評論

近日,貴州黔西南州晴隆縣茶馬鎮大田社區的一處稻田出現了奇怪的事情,新生稻芽莫名被毀,甚至連隔壁的豌豆尖也未能幸免于難。直到村民放牧時,才發現竟是一只神秘動物「山馬」所為。根據當地社區支部書記提供的視訊資料,林業局工程師和林業科學院研究員得出初步判斷。

水鹿,古稱「山馬」。這只水鹿體型很大,頭頂高1.5米,體重達200公斤。已經在稻田附近游蕩了四五日,它并不害怕人類,有人靠近也不會逃跑,與人最近距離甚至達到了20米。但也有細心者發現,水鹿的鹿角略有脫落,故猜測該水鹿在激烈的發情求偶期遭遇了挫折,因此落單。目前,基層政府、社區和相關工作人員已經加強了人獸隔離、生態保護宣傳和其它科研相關工作支持。

在有生態調查記錄以來,當地并不存在發現水鹿的記錄。實際上,歷史上的貴州乃至整個南方地區,水鹿都有廣泛分布,此次也并不是在貴州首次發現落單水鹿,因此專家推測貴州地區仍然存在一定的水鹿種群,并會在不遠的將來逐漸發展壯大。

其實,早在先秦時代,水鹿就廣泛分布于東亞大陸,數量之多甚至讓南方地區的鹿一度比家畜還要常見,中國人也對水鹿有著多樣的記載,由于「鹿」與「祿」諧音,因此這種靈性的動物便和各種吉祥意向聯系到了一起。

水鹿是一種在東亞、東南亞、南亞地區廣泛分布的大型鹿科動物。一個亞洲地區的完整森林生態系統中,會存在大、中、小三種體型鹿,在北方溫帶森林里就是馬鹿、梅花鹿和狍子,南方亞熱帶熱帶森林中則是水鹿、梅花鹿和麂子,由此可見,水鹿的出現折射了一個生態系統的穩定性和生物多樣性。

在多年以前,水鹿有所謂「渾身都是寶」的說法,即肉可以食用、皮可以制作皮革、鹿茸還是一種名貴藥材。由于某些消費群體對所謂的「山珍」「野味」的偏好,給各種野生動物遭到相當大的生存壓力,水鹿能帶給偷獵者的巨大經濟效益,自然是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一度在很多地區走向絕跡。

林深時見鹿

水鹿在哪里?在深山幽谷,亦或是云深不知處?從海拔300米的闊葉林,到海拔3000米的針葉林,都曾經是水鹿活動的地域,但現如今由于建設水利、交通、農業等人類活動影響,水鹿的棲息海拔愈發上漲,依舊是亙古不變的「林深時見鹿」。

人們常說,世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水鹿也在山林中開拓出了一條條步道,縱橫的獸徑、被啃食稀疏的植物、以及成堆的糞便,無不顯示著這里曾是水鹿的天堂,泥塘邊緣的蹄印子,更是水鹿泥浴的證明。它下池泥,起身,隨后跪臥,在身旁大樹下開始打磨犄角,留下一道道劃痕。

沿著一條條步道進山,走進自然的世界,終于,水鹿現身。挺直有力的四肢,結實粗獷的頸背肌肉,俊拔凌天的叉角,舉手投足間,充滿了不可一世的王者氣概。公鹿每年換一次鹿角,在春寒料峭的二三月間,春芽尚未萌出,而公鹿的角已經迫不及待地冒出頭來。

這短短一節的可愛小角就是鹿茸,鹿茸生長得非常之快,只消兩三個月,到了仲夏時節,鹿角初成,已經開始角質化。我們還可以看到零星鹿茸皮斑斑駁駁附在新角上,從完全無角到角質化的這短短三四個月間,公鹿都是好好先生。

當鹿角長成后,公鹿會用角不斷摩擦樹干,加速鹿茸皮脫落,以使鹿角光滑銳利,還能同時鍛煉肩頸肌肉,以為將到來的爭斗做好準備。到了八月,母鹿正式進入發情期,一場場爭奪地盤與配偶的爭斗開始了,兩頭年紀相仿身材相當的公鹿遇到了,戰斗在所難免,勝利者會在驅離弱勢方后在地上以尿液標記領地,展示權威。

水鹿頭頂有一對招風耳,如雷達般靈敏轉動,即使周圍大雨滂沱,但依舊耳聽八方。靈敏的鼻子也是感受外界的利器,可以聞到周圍一丁點異常。水鹿眼睛長在眼睛兩側,300度的視野,同時看到四周事物不留死角。幾乎相當于另一對眼睛大的眶下腺體分泌著腺體,標記了領地。

亞洲大陸大部分水鹿生存的地區山多平地少,但水鹿以強健四肢和碩大偶蹄征服了陡峭的地形,雖然不像其它高山動物一般飛檐走壁,但仍從容優雅。水鹿走路時穩扎穩打,細小的四肢支撐龐大的軀體,所以才如此小心謹慎吧。水鹿漫步在河邊,享受著陽光與沁人心脾的山泉,不一會兒,水鹿到了泥沼,這是它們的天然浴盆,它們喜歡在里面嬉戲打滾,快樂之余除去身上的寄生蟲。

為了取得足夠熱量支撐龐大身軀,水鹿每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不停覓食,吃草時水鹿會先扯斷植物根莖,再用上下兩排臼齒如石磨般圈繞研磨,細細咀嚼后再吞下,由于植物纖維不易消化,水鹿要花很多時間去反芻。

水鹿一向從容優雅,但并不是行動遲緩的動物,強而有力的后腿使水鹿可以應付各種突發事件,就算是長距離奔跑也是信手拈來,每次躍起,前后腿會盡量拉開伸展,以加大跨距,一路奔馳直到停下來。當水鹿受到驚嚇,茂密的森林便成了庇護所,水鹿褐色的毛色,在沒入林間后成為了完美的保護色,水鹿也仿佛幽靈般巧妙地消失在森林里。

水鹿的天堂,應該是平緩的草甸、周邊密閉的森林以及點綴期間的點點湖泊,最好有河流流經,這正是一個完美的自然生態環境。大型動物與人類共存,可能還不是當前常態,然而,只要我們心懷善念,這一切都將成為可能,所有的改變都將在一念之間。

隨著保護意識逐漸普及以及禁食野生動物規定的頒布,食補野味的風氣逐漸消失了,曾經隨處可見的野味店不見了。野生動物的消費慢慢喪失了大部市場,加上各類保護區、國家公園逐步建立起了野生動物的保護網,讓野生動物有了休養生息的機會。

自從禁槍、禁獵、禁食野生動物等種種措施推出以來,中國的野生動物生存狀態日益改善,造就了近一、二十年來野生動物數量的增加,水鹿當然也是受惠者之一。它們從神秘隱晦、奄奄一息的少數族群逐漸成長茁壯,強勢回歸到原本就屬于它們的棲息環境。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