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群被狼群圍獵,獨行野馬突然出現,闖入狼陣并帶走了馬群的公主

aiya 2022/10/27 檢舉 我要評論

在呼拉爾草原上,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風雨打破了夏日的炎熱。

原本只是從天際線處飄來的一條黑線,很快就變成了一片烏云,在風的裹挾下,烏云越來越近,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就席卷了整片草原。

朗朗晴天瞬間就被黑壓壓的烏云覆蓋住了,云卷云舒之間,黑云被壓縮成了一座座高聳的云山。

頓時天空中山巒疊嶂,相互碰撞,爆發強烈的閃電,雷聲忽而沉悶,綿延不絕;忽而清脆響亮,如同在耳邊炸響一般。

驚雷炸起,草原上的動物們都被嚇得驚慌失措,兔子們蜷縮進地洞里;飛鳥喳喳叫著飛進了樹叢或者山崖上的石洞中;馬群和家畜們在牧民的吆喝聲中趕向了避風所。

不一會兒,草原上就安靜了下來,只剩下暴風雨的嘩嘩聲。暴風雨來得疾去得也快,不到一個小時就飄遠了。

雷電聲漸漸遠去,草原上還未恢復生機,小動物們蠢蠢欲動,漸漸探出頭來。可未等它們晾干羽翼皮毛,一陣陣尖銳的狼嚎聲忽然響起來,草原上頓時又變得嘈雜起來,小動物們顧不得打理濕漉漉的身體,紛紛又鉆入了藏身之地。

突兀的狼嚎聲似乎比驚雷更加讓動物們害怕,不多久,草原上又恢復了死一般的寂靜。

狼群出動了,它們熙熙攘攘地擠在一起,互相打招呼,喧囂的狼嚎聲預示著狼群即將進行一場大型的狩獵。

它們正在互相致意,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風雨把分散的小狼群重新聚集了起來,草原上太過平坦,沒有太多合適的避雨之處,而西北角的野狼山就是難得的港灣。

這里夏季避雨,冬季避風雪,山不高但能俯視草原,是天然的狩獵場。作為草原上的猛獸,草原狼群自然而然地占據了這片山丘。成為了狼群的根據地。

風雨過后,草地泥濘難行,狼的腳爪寬大有力,能在這樣的環境中快速奔跑,而羊群、馬群等有蹄類動物奔跑起來卻不太方便。

狼群自然不會放過這樣的好機會,它們毫不掩飾自己的興奮,用嚎叫聲驚嚇的獵物們瑟瑟發抖。

狼群即將出動了,幾匹大狼簇擁著一頭體型碩大的白毛狼王出現在高台之上,狼群霎那間安靜下來,它們靜靜地等待著狼王的安排。

它們的目標是山背后一群未被及時收攏的馬群,狼王低吼幾聲,幾匹大狼四散開去,它們各自帶領狼群準備包抄馬群。

幾匹狼探子已經率先出發,就在大批狼群摩拳擦掌準備跟進的時候,一陣沉悶的噠噠聲從山外傳來,聲音節拍井然有序,沉重而有力,似乎有重物在劇烈的踩踏著地面一樣。

狼群也被這意外的聲音吸引了,紛紛轉頭向山口看去,聲音越來越近,也越來越大了。忽然,一個巨大的黑影從山口閃現,它迅疾如電,速度之快如同奔雷一樣,轉瞬之間就已經接近狼群。

眼看著就要和狼群沖撞在一起,前面的群狼被驚嚇的四散避開。可沒等撞上狼群,黑影卻來了一個急剎,只見它人立而起,高揚著一對前蹄,前蹄上碩大如同鐵錘一樣的馬蹄上下翻動。

它高聲嘶鳴一陣,原地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后蹄翻飛,向后揚起一大片泥土,砸在狼群中,群狼躲閃不及,被撒了一身的泥土。

這時候,狼群才看清楚了,這是一匹烈馬,顏色似黑似白,又有些紅,由于在泥土中疾馳,泥土掩蓋住了它真實的顏色。

烈馬脖頸上長著長長的鬃毛,長可拖地,奔跑起來鬃毛飄灑在兩側,如同長了一對翅膀一樣,這顯然是一匹野馬。

轉眼之間,烈馬戲耍狼群之后已經遠去,狼群這才醒悟過來,白毛狼王怒吼一聲,狼群紛紛嚷嚷著嚎叫起來,它們急吼吼地向野馬追去。

此時,野馬已經快要跑出山口,原先跑出去的狼探子們也重新追了回來,它們早就發現了野馬,一路追來卻遠遠地被甩在身后。

此時歸來的狼探子們恰好堵住了野馬的去路,幾匹孤狼分散著堵住山口,等待野馬入甕。

野馬也發現了狼探子的意圖,但它似乎毫不在意,馬蹄聲依然有序,一點都沒有慌張。它速度不減,四蹄翻飛,等靠近狼的時候,它加重了踩踏的力度。

幾匹孤狼顯然低估了野馬的實力,它們從未見過敢于直面狼群的野馬,它們從正面向野馬撲來。

野馬見狀,毫不慌亂,它前蹄飛揚,一蹄子打翻了領頭的狼。前蹄落地,順勢來了個太極園轉身,后蹄橫掃,踢飛了另外的兩匹孤狼。

孤狼慘叫一聲,跌落在泥地上沒了聲息。這時,后面的狼群馬上追了過來,野馬也不停留,如同離玄的箭一樣消失在地平線上。

狼群沒有追上野馬,白毛狼王長嘯一聲,止住了騷動的狼群,它們重新聚集起來,開始了最初的計劃。只見狼群集體西轉,井然有序地向落單的馬群圍攏過去。

野馬并沒有遠去,它停下腳步緊盯著狼群的去向,似乎明白了狼群的意圖,它熟悉那個家馬群,領頭的棗紅馬自負而兇猛,但里面的一匹棗紅小馬卻煞是可愛。

野馬有些萌動,又有些擔心,它迅速向馬群跑去,甚至故意從狼群身邊跑過去,但狼群這次并不理睬它。

野馬向家馬群疾馳而去,此時的家馬群剛剛經歷了暴風雨的洗禮,有些疲憊,散漫地在草地上游蕩,絲毫沒有察覺到危險的來臨。

正在此時,馬群詫異地發現了一匹野馬在泥土中飛馳而來,它高聲嘶鳴,急切而兇猛地直向馬群沖來。

領頭的棗紅馬也發現了它,棗紅馬王跑出馬群,擋在了馬群與野馬中間,小棗紅馬也緊緊地跟在父親身邊。

野馬并沒有減速,它一如既往全速沖來,等到了馬群身邊才猛踩地面,高揚身軀,頭部向前大吼一聲。

馬鳴聲在棗紅馬王耳邊炸響,小棗紅馬害羞地躲在馬王身后,棗紅馬剛想要表達自己的不滿,野馬已經原地轉彎,向著開闊地跑去。

看著遠去的野馬,棗紅馬王忽然明白了野馬的用意,它心中戰栗,早先的狼嚎聲此時重新在腦海里回響。

馬王突然人立而起,大聲嘶鳴起來,它飛速狂奔,將馬群圍攏起來。馬群也有些明白了,公馬們把母馬和幼馬圍在中間,馬群整齊有序地向開闊地跑去。

等馬群到了開闊地,狼群也來了,但此時馬群已經做好防備,公馬們將馬群圍起來,在開闊地不停轉圈,防御嚴絲合縫,棗紅馬王帶著幾匹健壯兇狠的公馬在外圍守衛,與意圖沖入馬群的狼撕咬。

狼群最終無功而返,過了幾天,牧民們發現草原上多了一匹野馬,它狂傲不羈又溫情默默,身邊還跟隨著一匹棗紅色的小馬,成了一道獨特的風景。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