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投喂白狐后,被帶回家見同伴!專家:罕見白狐出現,或不是好事!

花樱 2022/10/19 檢舉 我要評論

黑龍江一名男子在山上偶遇了一只白狐,好心投喂之后,意外發現白狐似乎要領自己去一個地方。

男子表示: 它一直帶著我往前走,我不走它就回頭等我,還會回來叫我,這是怎麼回事呢?

跟著狐貍走了一段時間之后,男子才明白狐貍是邀請他去「家里」做客,「家」里還有一窩白狐,看起來像是都餓了,男子把自己身上所有的食物都給了他們。

后續男子又發表聲明說,有人說他不該投喂野生動物,但也有告訴他這不是野生動物,而是人為放生的狐貍,男子表示自己會聯系相關部門幫助它們。

從這只狐貍的表現來看,可真是「成精」了,知道男子沒有惡意,還送給它食物,于是就帶著他回自己家。

我國狐貍有很多,比較常見的有:赤狐,沙狐和藏狐等,其中藏狐主要棲息在青藏高原一帶。

沙狐主要分布在草原,荒漠和半荒漠化地區,遠離森林,灌木叢和農田。

赤狐,顧名思義毛發呈棕紅色或者是棕灰色,分布范圍廣,數量多,按理說在黑龍江看到赤狐也不是什麼稀罕事。

但是,赤狐家族中很少有白色,即便基因突變出現了白化品種,也很容易被自然界淘汰, 因為赤狐需要保護色躲避天敵以及狩獵食物。

既然不是赤狐,那這窩白狐是什麼狐貍呢?

它們很可能是: 北極狐!

北極狐

在北極圈附近,生活著一種渾身通白的狐貍:北極狐,為了適應極地環境, 它們具有很密的絨毛和較少的針毛,可以在零下50℃的冰原上生活。

因為北極狐的毛發具有很好的保暖性,可以當作人類御寒面料,所以人們早已經在人工環境下飼養北極狐,并將其當作毛皮獸大量飼養。

我國并沒有野生北極狐分布,但是北極狐在東北地區卻非常常見,因為東北冬季氣溫較低,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里對皮毛的消費量較高,而北極狐作為珍貴的毛皮獸,在這里也被大規模飼養。

有些養殖戶為了以最少的成本獲得最高的利潤,會將北極狐放在籠子里喂養,不讓它們活動,以便身材臃腫,能生長出更多的毛發。

這也導致了養殖的北極狐被多種健康問題折磨,甚至因為缺乏運動而導致腿部無法站立,感染等問題。

國外許多環保組織認為,皮草的生產過程就是對皮毛獸的殘酷虐待,所以一直在呼吁使用其他面料替代皮草,取消生產皮草。

這些年,受環保理念、審美變化、全球變暖等因素影響,我國對皮草的消費量也大大銳減,曾經皮草被稱為「軟黃金」,1萬元1件的皮草都不缺顧客,但現如今大降價都無人問津。

皮草消費量暴跌,傳導到上游就是皮草收購價暴跌,過去行情好的時候,一張水貂生皮能賣到400-600元,但現如今只能賣140-200元。北極狐的養殖也面臨同樣的問題,收購價格暴跌,以及銷量減少,導致飼養北極狐成為了賠本買賣,許多養殖場要麼減少養殖量,要麼關門大吉。

這些年來,陸陸續續有飼養北極狐等皮毛獸的養殖場倒閉,而養殖場內北極狐的歸宿則成了問題。

「放生」并不是做好事

有的養殖場因為買賣不好做,開始做起了 「放生狐貍」的生意,「愛心人士」購買后會將它們放歸到野外。

比如:2020年,青島嶗山附近的山林里出現了許多北極狐,專業人士分析,它們極有可能是被放生到野外的。

(夏季北極狐顏色是黑灰色)

2016年,北京懷柔山附近出現了300多只狐貍,森林公安警方趕到時,已經有不少死亡,還有不少狐貍因為沒吃沒喝,生存狀態非常不好,有的尾巴已經掉光了。

目擊者表示, 出現在這里的狐貍全部是人為放生,當時有很多人開車來到這里,將300多只狐貍放生后離開。因為目擊者不認識這些人,警方在追查放生的人時也遇到了不少麻煩。

此次出現在黑龍江的一窩白狐,大機率就是人為放生的結果,主要是基于3點判斷:

我國沒有野生北極狐,赤狐的白化品種非常罕見,不可能同時出現一窩白狐; 這窩白狐比較親人,野生狐貍比較機警,聽到人類的動靜就會躲開; 白狐生存能力差,野外覓食能力不強

很多人認為放生是做好事,但其實放生白狐,或者是其他人工飼養的動物,非但不是行善,反倒是作惡。

人工養殖的動物沒有野外生存能力,直接將它們放到野外它們也活不了,在很多案例中都發現了,被放生到野外的白狐有不少已經死亡。

放生的白狐會破壞當地生態,北京懷柔山一夜之間出現300多只狐貍,這些狐貍咬死了附近的雞鴨,給當地居民帶來損失。

還有,放生的白狐可能攜帶疾病,擴散到野外也會造成野生動物患病。

更重要的是,如果放生的動物是入侵物種,比如:鱷雀鱔,清道夫,還會對當地生態造成嚴重破壞。

非法放生要負法律責任,所以想要放生「行善」的人,最好別胡亂放生,缺乏科學知識的放生其實是作惡。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