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恐怖的生物之一「破腹魚」,最愛鉆腹食肉,連鯊魚見了它都害怕!

花樱 2022/10/30 檢舉 我要評論

2017年,美國俄勒岡州的一條高速公路上發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一輛大卡車為了躲避施工區猛踩剎車,結果車上的一個箱子飛了出去,撞到了迎面駛來的一輛小轎車。 沒想到,因為這個箱子,相關部門不得不花了一天時間用推土機和高壓水槍來清理現場。

因為在箱子中,裝著的是成千上萬條盲鰻。 盲鰻的外形看起來有些像黃鱔,眼睛已經退化,頭部長著4對觸須,嘴巴長得像是個吸盤,上面長著細密鋒利的牙齒。奇怪的外形讓人一度懷疑它是什麼外星生物。

盲鰻最大的本領就是分泌黏液,分泌大量的黏液。在高速公路上, 正是那一箱子的盲鰻,受驚之后分泌出的大量黏液,將整段高速公路都「淹沒」了。最慘的還是那輛被一箱盲鰻撞到的小轎車,簡直就像是剛從科幻恐怖片拍攝現場出來一樣。

這個看似平常的本領卻讓大部分兇猛的肉食魚類對它們避之不及,即使是鯊魚不慎咬到了盲鰻,也會立馬松口。

鯊魚吐出盲鰻

柔韌的身軀讓盲鰻不會一下被咬死,相反它還會自己給身體打個結,堵住敵人的喉嚨,使捕食者無法直接將它生吞。在保證自身生存后,就是防御反擊了。

盲鰻身體兩側長著許多的黏液腺,它們會在受到攻擊的0.4秒中分泌出大約5毫升的黏液。而這些黏液在與水相結合后,會在瞬間「膨脹」1萬倍,如果敵人不及時撤退, 這些像是膠水一樣的黏液就會順著水流鉆進它們的鰓中,把魚鰓堵得嚴嚴實實,導致這些魚類窒息而死。

鯊魚的噩夢

當然,如果只是分泌黏液,也不至于讓海洋霸主鯊魚感到恐懼。 但盲鰻的生存方式確實讓人汗毛倒立。它們會游到鯊魚身邊,利用自己的吸盤嘴吸附在鯊魚身上,然后一點點地朝鯊魚的鰓邊移動。

等到鯊魚開始捕食,盲鰻察覺到時機已至,便一下鉆進鯊魚的鰓,然后順著鰓鉆入鯊魚的柔軟的腹腔之中,這下它可就成了鯊魚的「心腹大患」了。

任何動物的體內都是脆弱的。 盲鰻會在鯊魚體內瘋狂啃食鯊魚的內臟,鋒利的牙齒能夠如同刮刀一樣將獵物的內臟和肌肉刮下來。這就夠疼了,但這還不是結束。

盲鰻的食量非常大,一邊吃一邊排泄,能吃掉自身18倍重的魚肉,同時, 因為它們的皮膚也能吸收營養,盲鰻一邊吃還會一邊瘋狂的扭動身體,這種進食方式無疑會給鯊魚造成更大的痛苦。

等到漫長的6、7個小時后,盲鰻吃飽喝足了,它們就會直接咬穿鯊魚的腹部鉆出,整個場面慘不忍睹,因此它們也得名「破腹魚」,只不過這個時候,鯊魚早就在無盡的折磨中死去了。

世界上最恐怖的生物之一

盲鰻是怎麼進化成這個樣子的呢?故事還要從6億年前開始說起。

6億年前,正是地球版塊活動最為劇烈的前震旦紀,一幫原始的脊索動物鉆進了海底溶洞之中,突如其來的地震讓它們困在了漆黑一片的洞穴之中, 誰也想不到,千萬年后它們的后代盲鰻,會成為世界上最恐怖的生物之一。

在一片漆黑無光的環境中,視力是最不需要的東西,盲鰻的眼睛早已退化,變成了兩個白點,視力極度弱化。但 它們全身卻分布著肉眼難見的超感覺細胞,一定程度代替了視力的作用。

它們的頭部長出了4對觸須,帶給了盲鰻靈敏的觸覺,能讓它們感知到捕食者的靠近時帶起的輕微水流變化,觸須上面還有能夠分辨不同魚類味道的味蕾,用于尋找有價值的獵物。

在資源極度缺乏的惡劣環境中, 盲鰻進化出了能夠在10到35℃的水中生存的本領,同時還可以半年不進食依然安然無恙。為了繁衍,它們變成了雌雄同體的動物,能夠自己繁殖后代

最特別的是它的皮膚,同時具有防御、進食、呼吸幾大功能。

它們的皮膚與肌肉的連接并不緊密,顯得松松垮垮,這種特殊的結構讓它們在皮膚下有足夠的空間,能輕松擺脫鯊魚這類動物的撕咬, 因為鯊魚的牙齒本質上只是劃過皮膚,而無法切斷盲鰻皮膚下的肌肉。

為了獲取更多的營養,盲鰻皮膚表面的毛細血管變得極度發達,身體中的鹽濃度與自己所在海域的鹽濃度變得一致,能夠吸收可溶解的物質。

同時它也能通過皮膚進行呼吸。這讓它們即使鉆進了獵物體內,也不會被那里的缺氧環境憋死。而在外界,盲鰻還能通過鼻子進行呼吸, 它們也是唯一一種通過鼻子呼吸的魚類。除此以外,它們還擁有4顆心臟,一顆作為主泵,另外三顆作為輔助泵。

等到3億年前,被困在洞穴中的盲鰻們又因為一次地震重回海洋,成了海洋中令無數魚類聞風喪膽的大魔王, 根據化石資料顯示,在這3億年中,它們的身體構造基本沒變,靠著吃老本都能縱橫四海。

盲鰻被稱為世界上最恐怖的生物之一,它們既會濾食浮游生物,也會鉆入動物尸體食腐,還會鉆進其他動物體內啃食它們的內臟和魚肉,直到只剩下魚皮和魚骨。 人們曾在一條鱈魚體內發現123條盲鰻,難以想象它生前遭受的痛苦。

恐怖魔王竟成餐桌美食

這麼恐怖的生物,即便是被稱為吃貨大國的我國,還有喜歡吃鰻魚的日本都沒多少人會吃它們,當然,盲鰻其實并不是鰻魚,日本人不吃也正常。但 在韓國,盲鰻卻成了被端上餐桌的美食。據美國加州的一名貿易公司經營者估計,韓國每年可能要消耗掉800萬斤的盲鰻。

最初韓國人是直接將盲鰻丟入稻草中,然后點燃稻草做成稻燒盲鰻,得到燒熟后,再將燒焦的硬殼去除,露出盲鰻的嫩肉,搭配簡單的蘸料,據說味道非常不錯。后來,韓國人又發展出了直接將盲鰻釘在釘子上,然后剝皮再放到火上燒烤的烹飪方法。

因為盲鰻的生命力很強,即使被剝皮以后都還能生存幾個小時,所以被放上燒烤架的盲鰻往往都還在扭動。 這道美食,沒有一定的心理承受能力,恐怕很難接受。

盲鰻黏液或許能代替合成纖維

在生物學上,盲鰻被認為是「原始脊椎動物」,它們的骨骼完全由軟骨組成,對它的研究也許能夠解釋一些脊椎動物特性的由來。

盲鰻的黏液

除了盲鰻本身,它的黏液也正在被研究。 很多常用的合成纖維,如尼龍、萊卡等其實都來自石油制品,科學家們也一直在尋找它們的替代品,而盲鰻黏液纖維正是可能之一,它不僅天然環保,而且經濟劃算。

盲鰻黏液纖維的粗細程度是人類頭髮的百分之一,強度卻是聚氨酯纖維的十多倍而聚氨酯纖維被廣泛應用于衣物、醫療口罩、繃帶、軍用裝備等一系列領域。

或許很多年后,我們都會穿上由盲鰻黏液纖維制造衣服也說不定。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